国内交流

桂北写生纪行

来源:本站 2012/4/25

桂北写生纪行

中国美协赴广西创作采风团成员 沈启鹏

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备战全国写生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赴延安、安寨等革命老区系列写生活动,今年312日—20日又由组联部马新林主任、研究部吴涛毅主任带队,集中全国21位画家赴广西龙胜、三江、融水壮、瑶、侗、苗少数民族自治县老少边穷山区写生,收获颇丰、感触良多。

我没去过广西,也是第一次参加中国美协组织的写生活动,总以为阳溯漓江风光和“印象刘三姐”实景演出这两项总是要安排的。可是美协组织者一改过去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观光采风模式,桂林集中报到的第二天即直奔桂西北与贵州湖南交界的少数民族地区,驻下来,深进去,一个山寨一蹬就是三四天,静下心来画写生。“走出画室,到人民群众中去”这种导向体现了中国美协的务实作风。

改革开放30多年,从东部中部到西部,城乡面貌变化深刻,老百姓用上了手机、家电,希望小学条件改善,农家房舍翻新重建。特别是北部湾开发成为国家战略,广西又提出“民族文化强桂”的口号,高速公路、铁路、水电站……一个个希望都正在变为现实。连我们下生活吃住行条件也大为改观,山寨的旅店也有了电视、空调、热水,和过去“住驴马店、搭卡车、啃馒头”形成鲜明对照。下来写生,即便不画这里的题材,也能充分感受时代的脉博、社会的巨变、民族的风情、百姓的精神面貌。这样的切身感受与在画室里想当然是截然不同的。《讲话》提出为工农大众的文艺方向和汲取生活源泉、创造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具有民族形式、中国气派的主张,在70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不变的真理。美协倡导到生活中写生,回归艺术的本源,而且带着任务下去,媒体同行,是推动主流美术健康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

此行的画家构成有两个特点:一是年龄跨度大,最年轻的焦洋30岁,最年长的陈政明71岁,多为五、六十岁中年人;二是画种多样,有油画、中国画、水彩画。或现场油画写生一天画一幅;或铅笔淡彩、水墨、焦墨快速现场人物写生;或毛笔、铅笔、钢笔速写,辅以相机抓拍。还有的小分队出击,串村走寨寻觅感人的生活细节,广泛搜集素材。“长枪短炮”各有高招,互相学习,取长补短,激励启发,切磋交流。

此外,写生采风的同时,还与当地美术界交流,参与广西“阳太阳艺术馆”筹建论证会,与三江县农民画作者面对面点评研讨,当地美术作者参与写生活动,向当地文化部门赠送印有当代名家作品的“新年画”及全国重要展览画集,完成了一次文化送基层的活动。

此行有两个感慨:一是我们所到之处,多为留守山寨的老人和儿童,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年青人就是从事民族歌舞表演的文艺队,有不少中老年也披挂上阵。关心进城务工人员和留守老少的生活、学习、医疗、文化活动应当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大事。二是此行也是农村古村镇保护的考察,作为有特色的民族文化“AAAA景区”、“美丽乡村”、历史古镇古山寨,一方面要发展要效益,要改善居住条件,另一方面要传承要保护,要生态文明(许多木结构吊脚楼被钢筋水泥所替代、山泉溪流里塑料袋包装纸比比皆是),这方面缺少规划指导、保护监管和资金保障。古村落是传统文化物质与非物质遗产的综合体,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根。面对“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古村落的保护的确到了紧急关头,冯骥才的大声疾呼言之有理!

因为初到桂北山区,大巴沿盘山公路上到海拔千余米的龙脊乡山寨大门的平台,须步行上山20分钟才能到寨子的驻地,壮瑶山民用竹篓帮我们的箱包背上山,还动用了轿子。民风淳朴,热情好客,这新鲜而生动的场面感动了我,回来的半个月里,便趁热打铁画了《山寨驻进了写生团》这幅画,以记心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