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界·尚-中国当代陶艺实验作品邀请展”学术研讨会会议纪要

来源:本站 2011/12/9

 

201198日至18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山东美术家协会、山东艺术学院主办,中国美协平面设计艺术委员会、中国美协陶瓷艺术委员会、山东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济南园博园国际会展中心承办的“界·尚—中国当代陶艺实验作品邀请展” ,作为“第四届山东国际大众艺术节—2011首届山东陶瓷艺术博览会”的开幕大展在济南园博园国际会展中心成功举办。展览构建起一个开放多元的高端实验性学术平台,韩美林、杜大恺、何洁、张志民、潘鲁生、吕品昌、刘正、白明等一批画家、设计家、雕塑家、陶艺家受邀参展,并得到了清华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等30多所高等专业院校的特别关注和大力支持。

 

开幕式

 

98日下午,参加开幕式的艺术家在园博园国际会展中心报告厅进行了学术研讨。学术研讨会由中国美协陶瓷艺委会秘书长白明担任学术主持,参展艺术家就中国当代艺术的跨界观念与状态、当代艺术教育以及中国陶瓷艺术发展等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讨。研讨会上代表发言踊跃,一致认为中国美协两个艺委会联合举办本次展览具有特殊的意义,一方面反映了当下艺术家的创新意识,另一方面反映了当下艺术发展的跨媒介趋势,同时希望展览能够继续举办下去,使之形成本领域的一项品牌活动。

 

殷会利(中国美协平面设计艺委会秘书长):中国美协平面设计艺委会举办的活动很多,但是像‘界·尚’这样的跨界活动还是第一次。展览的效果远远超出想象,这也昭示着举办跨界活动的可能性。陶艺领域与环艺以及平面有所不同,可做的题材更为广泛,探索的空间也更大一些。

 

夏德武(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山东是陶瓷大省,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经典的龙山文化蛋壳陶,无论是样式还是工艺都很精彩。20世纪80年代山东的陶瓷企业也很有名,当时慕名而来的全国艺术家在淄博做了大量的作品。90年代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山东的陶瓷艺术发展还是比较保守的。但今天看过展览之后,发现这类学术性展览和交流和这样精彩的陶艺展品,对山东的陶瓷艺术教育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参考。

 

刘宏伟(鲁迅美术学院教授):陶瓷艺术教育应与生产和社会的发展相结合。本次展览的意义在于推广了陶瓷艺术教育和文化的发展。本次展览不仅有陶艺家做的精彩作品,也有从事建筑和环境艺术设计事业的人的作品,使得“跨界”具有了更深远的意义,从文化、科学和艺术的角度上,并不存在明确的划痕。另一方面,从大家对新材料、新技术的关注上,能够发现,若想做好陶瓷不能只围绕陶瓷本身,更需要扩展。

 

陈琦(西安美术学院副教授):本次展览是由两个艺委会联手举办的一个跨界的展览。把跨界发展提到会议的议程上很有前瞻性意义。中国陶瓷艺术发展若想成就一些品牌的创作从而走向世界,这是迈出的第一步。在其他行业跨界运用陶瓷元素进行创作的有很多,包括灯具、汽车等行业,例如法拉利汽车运用了哥窑青瓷的开片等。另外,今天的陶瓷不仅能够展示艺术家的个性,还应当同步发展一些有共性的日用瓷方面的作品。“界·尚”观念的提出对行业发展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白明(中国美协陶瓷艺委会秘书长):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活动中,由两个艺委会共同承办一个主题展览,这是第一次,这本身就是“跨界”。参展艺术家从70多岁的资深艺术家到年轻的艺术家,年龄的跨界也很大;另外,有相当多的著名平面、服装、环艺等设计艺术家也在尝试运用一种新的材料进入这一领域,使本次展览形成了多层面的跨界形态。虽然规模不大,但参展的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表达了对陶瓷的审美想法,所产生的气场使人很受感动。研讨会过程中,几位艺术家的发言引发了我们更多的思考,如同这个展览本身就是在提出问题,提出一个文化和产业的问题、艺术家的创作问题、如何展示的问题,以及跨界之后如何合作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每一个点都是值得探讨的。

以往陶瓷艺委会举办展览,总会面对一个很重要的“分类”问题。这是因为中国有非常伟大的陶瓷传统和庞大的陶瓷生产基地。“分类”在“界·尚”这里就不存在了。首先“界·尚”已经跨了界,没有分类的矛盾彩绘的、雕塑的、容器的、平面的、空间的都存在于一个展览,有时我们转换一种观念或者立足于一个新的视点,整个的方式就会突然间变得非常宽容。

 

董雅(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界·尚”使我重新燃起了做陶瓷艺术的愿望。界:边,尚:高尚,意为交叉,这一主题非常有意义。立足于教育领域,我们应该更好地思考什么是“跨界”?如今美术院校学科分类过细过专,这种将学生当做匠人来培养的教育模式是有问题的,我们该如何为学生搭建一个基础宽泛的扎实的平台?像吴冠中、张仃、袁运甫这些先生们是大道归一的艺术家,创作领域都非常广泛。“跨界”的目的在于激发创造性,通过交叉在两点集中时产生新的东西,而并非是做国画的做油画,做平面的做陶艺这个概念。还有就是国际化语言的问题,如何在体现我们本土的、民族的同时又包含新的内容?韩美林、杜大恺二位先生的作品给于我们很多启示。

 

吴永平(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设计工作室导师):当今社会比较强调“概念性”,而没有必要去僵硬地界定一种艺术形式。“跨界”、“实验”使我们能够自由地开拓一片领域,尤其是在思想领域提倡一个概念,将脑海中的想法尽可能地表达出来。“界·尚”主题提供的开放性,能够激发对于创作观念、材料和语言属性方面的拓展,能够更加宽容地使所有热爱这种文化形式的人跃跃欲试地参与进来,而不仅仅是烧造符合产区条件的作品。“界·尚”作为一种启示,也是一个出发点,相信在将来它一定会越做越好。

 

章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认为一定要坚持,在陶瓷圈里举办这种活动,甚至在陶瓷外以陶瓷为中心扩大圈里的活动以前是没有的,这次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只有坚持下去才有增进交流的可能。另外是对“跨界”的思考,这是一个“内”和“外”的关系,如果全无界限,这种“跨界”便没有意义而流于混杂。因此,陶瓷的“主体性”是必要的。因为有主体性才有陶瓷的属性、材料性、工艺性、技术性而最后上升为文化性。从坚持到交流,最终一步步的提升,需要陶瓷的主体性在其中。

 

来自山东淄博的一位听众:我从当年创办黑陶研究所,之后创办淄博陶瓷艺术学校,到从事砖雕壁画,迄今已经二十多年了。民间陶瓷的发展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和尴尬的事情。一说到山东的陶瓷肯定会提到淄博,淄博的陶瓷也有过很辉煌的历史,但是这几年淄博陶瓷的创作情况每况愈下,有一定文化素养的人进入陶艺领域创业的较少,而且原料和设备的配置都很缺乏。非常希望陶艺界的朋友到那里去给予支持,也愿意为大家提供更多更好的力所能及的帮助。

 

杨维国(济南园博园国际会展中心董事长):作为承办方之一支持这个展览,是在深思熟虑并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形成的,也是“界·尚”的主题创意令人感动。前几天,张志民院长在工作室里讲课时提到“守住经典不等于不创新”,我想:“守住经典不等于守住形式”,也应该理解为守住“精神和精髓”。艺术应该为大众服务,只有不神秘化艺术,让更多的人投入到艺术,艺术的前景才是光明的, “界·尚”提供了一个好的开始,这一主题和思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不断放大,开出累累硕果。

 

远宏(山东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本次“界·尚”展览的策划以及理念是何洁先生提出的,这一理念的提出是基于当今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当代艺术所呈现出的界限模糊、多元化的发展状态;同时也对“界·尚”赋予了更多的延展性和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金文伟(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近几年,景德镇的陶瓷市场火热,吸引了国内外的艺术家、设计师、雕塑家去探索、制作,甚至很多人在景德镇购置房产、开设店面。很多学生将他们在学校里学到的概念,借助于景德镇师傅的力量制作成一些实用品展卖,销路很好,而技术含量不是很高。这个现象使我们反思我们的教学。陶瓷非常特殊,涉及到一个行业,一个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如何培养人才的问题。景德镇陶瓷学院近百年的历史实际上一直在为这个行业服务。随着现代艺术的兴起,材料变为艺术的载体所引发的问题是,景德镇大量出现的工艺美术大师创作的作品与学院陶艺创作的作品在认同上的矛盾,体现在市场中更为突出。同时我们陶瓷教育方面也面临着专业细分导致的缺乏交流等问题。

 

李岱玫(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能够让我们的学生看到国内高水平的陶艺展,看到一些一流艺术家们的作品对我们的教学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帮助。这个展览的主题非常好,除了陶艺家的作品还有一些平面艺术家的作品,思维方式的差异性,对做陶艺的人来讲是一个创作思路的拓展。

 

李正安(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万事万物都在自然之中,平面、立体或者说图形教学与陶瓷教学之间没有一种截然不同的分界。从古至今,如大汶口彩陶上的“日月山“图形,毕加索的陶艺、格罗皮乌斯的茶具以及范思哲、皮尔·卡丹在陶瓷方面的创作等等,无论是从我们的传统还是国际大环境来看,一切皆在自然之中。不论是做陶瓷、还是陶瓷教学、服装设计,把这些作为一种媒介和材料用心去做,或者说为生活方式和人类的和谐发展去做,再苦再累我们也乐在其中。

 

张成来(南京工程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本次展览的作品对艺术创作有很大触动。南京工程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来建设工艺美术专业,打造传承传统文化的品牌,相信也会为中国工艺美术的发展尽一份力量。

 

万里雅(职业艺术家):是航海专业毕业,从1989年开始做陶艺的第一天,就已经“跨界”了。每次展览都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学习机会,也希望以后能够更多地参加“界·尚”这样高水准的展览。

 

李宏文(青岛科技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这次展览所提出的“实验”是一次“突破”,突破自己传统的平时的想象,做一种新的尝试,正如突破二十年来的习惯去尝试转变。既然有实验就可以有一些突破,在这个过程中也确实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实验”对于创作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敢于突破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新的东西,可能并不会很成功但却带来了一些有价值的思考。

 

赵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界·尚”这个题目让人们想起吴冠中先生说过的“艺术无疆界”,延伸一句话就是“高尚的心灵也是没有边界的”。从事艺术和美的人,愿意从心灵上对物质、对人性、对世界进行思考的人,本质上也是没有疆界的。我们的生活方式与我们的老先生是不一样的,从出生开始我们便被不断地西方化了,所以今天当我们谈到如何去跨界,如何去学习传统的经典,如何去学习西方的时候,在我们自身便存在着两部分的传统。不过,陶瓷永远都不会变,它包含着水、火和泥巴,是最基本的东西,从一个质态变为另外一种质态的过程中,能够让我们体会到与泥土的亲近感。在做陶瓷的时候,因为没有专业的经验,使我无法获得专业能力的支撑,只能用心将从小对泥土的感觉融入其中,抛开了很多功利和技术性的话题,让作品直接与自己的心灵进行对话,也使我对自己的专业领域有了新的认识,获得一种心灵上的回归,一种关于物质性和人性之间最本质问题的思考,这是最宝贵的东西。

 

吴鸣(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本次研讨会出现了两个观点,一个是在国外的跨界的问题,一个是关于坚守本专业陶瓷本质的问题,这两者并没有矛盾。在这之前的现代陶艺创作中也融入了一些跨界的因素,有的是从观念上,有的是从材料或者是手法上,形成了相互之间的融合等。这次展览的意义在于提出了一个积极的主动地思考方式,无论是对陶艺的创作研究还是发展都带来了更多的推动。这个展览是否能够延续举办,应该有外围条件的支持,有专业人士提供这样一个空间,可以思考将这个展览延续下去,并且做得更好。

 

荆雷(山东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在这个活动的过程中,首先得到的感受是一份真切的“感动”。通过与艺术家的联络交流,深刻体会到“大家”与“专家”的不同,真正的艺术家拥有大家的风范,材质、技巧和手段是传达精神和思想的一种途径,而不是结果。另外,有几位跨界的参展艺术家是来济南完成作品的,创作过程中,面对陶瓷这一熟悉而又陌生的材质和工艺,能够感受到艺术家们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之情,融合着丰富的激情和思想。

 

刘玉泉(山东艺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教授):中国美协平面设计艺委会、陶瓷艺委会作为一个强有力的支撑提高了这次活动的学术水平和层次。“界•尚”概念非常有意义,对于承办方山东艺术学院的学科发展和教学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不同领域的艺术家通过“界·尚”走到一起,他们的文化修为、艺术崇拜和信仰都有所不同,当大家围绕着陶艺共同做一件事,会发现我们的原点和极点是一致的。正如刚才几位先生所说的“大道归一、万象归一”。从艺术和文化的角度来说,不管采用何种艺术形式、媒介、材质,所追寻、崇尚和信仰的都是艺术共同的归宿。因此,对于艺术的追求应更大能量地吸取各方面的优长、观念以及意识形态。界是有限的,尚是无限的。

 

探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