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资讯> 向人民汇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当代十五位美术家作品展览> 吴宪生个人简介、创作谈、专家评论

吴宪生个人简介

1954年生于安徽宁国。197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80年结业于方增先、顾生岳任导师的人物画研究生班,1992年赴法国巴黎进行艺术交流。从事中国画的教学与创作近40年,曾任中国美院成教学院院长,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协会员、浙江省美协理事、浙江省人物画研究会副会长、西泠印社社员。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并先后在杭州、台北、烟台、台州、济南及法国巴黎、勒阿佛等地举办个展。《为了信仰》获1992年浙江省美展优秀奖,《林风眠像》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浙江省美展银奖,《素描教学新论》1993年获国家教委、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青年教师奖二等奖。出版有《人体线条素描》《吴宪生水墨人体画选》《女体素描》《头像素描》《水墨人物画》《吴宪生画集》《人物画小品技法》《吴宪生人物画》《水墨人体艺术》《人物画技法》《当代名家素描画典——吴宪生素描作品集》《吴宪生古装人物画集》等。



生活与创作的真实性

吴宪生

古人说“外师造化”,今人说深入生活,讲的都是同一个道理。艺术创作不能全凭主观臆造,要从客观世界中去寻找创作的灵感。

读万卷书,是理性的认知;行万里路,才有感性的理解。要真正了解我们生存的社会,必须深入到真实的生活中去。

人们往往想当然地认为生活是某一种样式,但你真正深入到生活中去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想象与真实生活总存在巨大的差异。因此,要创作出真实的作品,必须有真实的生活基础。

绘画中的真实,源于画家对客观生活深入细致的观察,人物的内在精神由表情或动态呈现出来,往往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便传达出人物的性格特征,有生活基础的造型会让观众感觉亲切、真实可信;没有生活基础的造型便显得假、有腔调;“假”与“不假”的动态差异往往并不大,一如王国维论诗词,“隔”与“不隔”,奥妙在只字之间。

绘画是视觉艺术,艺术形象的塑造依赖于对客观形象的真实感受,但感受的方法不同,其结果也大不相同,如果只是跑马观花似的去拍一堆照片,回来依照片画葫芦,创作出来的形象是不会感人的。当下的社会环境,要求画家与劳动者同吃同住同劳动,似乎有些勉为其难;但每到一地,去他们住的房子里看看,在农家的火塘边、炕沿上坐坐,去看看他们穿得如何、吃得怎样,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同他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的希望与忧愁,还是可以做得到的。有了这些实实在在的所见所闻,画家的情感便与被表现的对象亲近了很多,画家眼中的人物形象也更加实在了,艺术的表现便有了客观的基础。

深入生活,要身心都深入到所要了解的生活当中去,不能身下去了,心还浮在面上;把心沉下去,用心去体验各种不同的民族、不同人物的生活,才能真正地了解他们。

生活中的形象不仅丰富多彩,而且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是我们的人物画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为了更好地表现人物的形象特征,要当场多画写生、速写,这种当场的记录好处是保持了画家对人物的最直接感受,画出来的形象生动而富有个性特征。而拍了照片回家画,则没有了现场的激情,形象感觉也大打折扣。因此,尽可能地创造条件当场画写生,作画时,尽量客观地去表现形象,不要戴有色眼镜去观察形象,否则容易掉入概念化的陷阱。

深入生活的过程是情感认同的过程,不同生活经历的人对生活有不同的理解。我出生在皖南的一个小山村,我的祖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我上小学之前随祖父母生活在乡下,童年的农村生活在脑海里打下了很深的烙印。高中毕业后又下乡插队3年,做了一回地道的农民,所以我对农民的生活比较熟悉,对农民有着特殊的感情。每到一地,看到那些善良而勤劳的大爷、大娘,我的脑海里便闪过祖父母的身影,仿佛我又回到了他们的身边。我很乐意用画笔去画他们,把他们的朴实、善良而又饱尝生活艰辛的形象表现出来,把他们的形象从大山里、从田边地头带到美术馆的展览大厅里,我觉得有一种义不容辞的义务,是一个农家后人应尽的责任。

当我和研究生们花费了2个小时,沿着陡峭、湿滑的田埂小路,浑身是汗的爬上贵州黔东南大山顶上的瑶寨时,我才真正知道瑶寨的孩子们每天下山上学的艰难;当我坐在四川大凉山彝民家的火塘边吃他们当做主食的烘土豆时,我才体会到粮食对他们的珍贵;当我在陕北一个叫王家岔的村镇上遭遇了炎热的夏天,晚上一身臭汗而无水洗澡时,我知道了水对于当地农民的意义;当我在窑洞前看到年迈的老夫妻推着沉重的石碾压面时,我从他们蹒跚的脚步里看到了生活的不易,才真正明白了乡村留守老人的困境……不亲眼看到、不亲身经历,是不会有这样的体会的。

我是个想象力不太丰富的人,没有真实的生活基础,我便画不出画来。我想,只要精力与体力允许,我会不断地到我所钟情的生活中去看,去体会,去获取创作的灵感。



奇崛灵变写丹青

——读吴宪生水墨人物画

一鸣

 

在艺术探索的领域里,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不事张扬、不图虚名,在自己事业的园地里默默地耕耘,踏踏实实地做学问,以自己的作品来实践艺术主张,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人物画家吴宪生便是其中的一位。吴宪生1954年生于安徽省宁国市,197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80年结业于该院人物画研究生班,求学期间,得方增先、李震坚、顾生岳等名家指教;他中西兼学,师从面广,涉猎诸多画种,三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在中国画教学和创作的岗位上。

吴宪生先生初为人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方增先先生的指导下,他致力于中国人物画造型基础学的研究,成绩裴然,其关于这方面的论文和人体素描示范作品,在全国美术教育界产生过广泛的影响,其代表著作《素描教学新论》和《人体线条素描》都曾再版三、五次,他亦因此而获得霍英东教育基金会全国高等院校青年教师二等奖;长期素描教学的实践,为他的人物画打下了扎实的造型基础,进入九十年代,他研究的重心转移到水墨人物画上,由于他有扎实的造型基础,又善于从传统笔墨中吸取营养,不出几年,其水墨人物画作品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他的水墨人物画写生作品,更是成为学画者竟相临摹的范本。

吴宪生的水墨人物画,早期受浙派人物画的影响甚大,笔墨多从花鸟画中出,水墨淋漓,酣畅痛快,但很快他就发现浙派之清秀灵动的画风与自己的性格和追求有一定的差异,于是他将注意力放在山水画技法的研究上,先从元四家入手,崇尚用笔苍茫;后又受新安画派影响,甚爱石溪与黄宾虹,墨团团中天地宽,他从黄宾虹的画中得到很多启示。自九十年代中期起,他的画风逐渐转变,个人风格也逐渐明显,造型扎实,笔墨厚重华滋,尤其善于刻画人物之内在精神,无论是耄耋之年的老翁,或是青春洋溢的年轻姑娘,或是强悍的藏族汉子,或是天真活泼的儿童,皆刻画细腻真实,性格迥异;他善于将扎实严谨的造型与挥写自如的笔墨技法奇妙地结合起来,不因重造型而忽视笔墨,亦不因笔墨形式而忽视造型,《退休老工人》就是这种结合的成功范例;再如《生之路》,奇妙地借用了黄宾虹之山水技法,看似草草涂抹,其实大密之中有小疏,黑乎乎中透着空灵;山石样的造型形成了沉重的体积感,但这种厚重感的呈现,主要是用笔的沉着和用墨的厚重而来,虽然借用了油画的写实技法,而内质上却依然是中国画的招数,画面层次丰富,气氛沉郁,具有特定环境中的现实感,以细腻的面部刻画发掘出人物的内心世界,以质相真实的画面效果叩启读者的心;同样的例子,我们在《初冬》中也可以看到,以行笔沉着、繁简作开阖排列之势,以运墨的虚实、浓淡作空色异相之辩,布局奇崛灵变,营造出北方农村的初冬气息。

作为一个勇于探索的艺术家,吴宪生并不满足于自己的收获,他始终觉得中国水墨人物画前面的道路还很长,发展的空间还很大,尤其是写实风格的人物画,有着广阔的前景;写实风格的人物画,难度亦最大,正因为难,才深深地吸引他,他深信,一个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绝不能靠小品式的东西去打天下。他深深地崇敬林凤眠,为林凤眠的人品与画品所折服,亦以林凤眠“调合中西艺术”的主张为己任;《林凤眠像》是一幅成功的肖像作品,他以细腻的笔调画出林凤眠谦虚谨慎、心怀若谷的大家风范和对艺术追求的执着于真诚,在表现技巧上,用的是中西结合的手法,甚至不惜用西方现代艺术的构成方法,画面饱满而富有张力;他画《章太炎》,将西画的塑造与传统的笔墨融合在一起,画出了一代大学者的翩翩风度;《都市情怀》则以色代墨,工、写结合,表现出现代都市人的风貌。吴宪生将眼光紧锁在当代人身上,把表现当代人视为自己义不容辞的义务,这是新课题,是当代中国画家不可回避的课题,吴宪生敢于接受挑战,敢于不满足现状,敢于不重复自己,这正是他不断进步的关键。艺术的生命在于个性,吴宪生的个性建立在他扎实的造型基础和丰富多变的笔墨技巧上,但他不玩弄笔墨,不耍花架子,而善于根据不同的对象,不同的内在要求,灵活调度自己的艺术语言,因而他笔下的人物形象不雷同,各具特色,耐人寻味。

吴宪生人物画的鲜明特色,在于他所创造的人物形象,都是从生活中来,他画中的人物都有生活中的原型;他的人物强烈的个性特征,得益于长期扎根生活。为了从生活中吸取创作的素材,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下乡一次,而且一去就是一个多月,黔东南、大凉山、陕北、帕米尔高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坚持在下面画写生画速写。这种坚持有了丰硕的收获,近十多年来,他画出了不少富有生活气息的作品,如《乡村老教师》《大凉山下开山人》《古老的传说》《彝乡暖阳》《家常话》《陕北纪事》和《立秋时节》等,这些作品以浓郁的乡土气息、深入而厚重的形象塑造,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彰显出其精于形象刻画和笔墨表现的个人风格。

吴宪生的艺术信条是不尚浮华,力求敦厚,他在不停地画,在作更多更深的思考,他凭着自己基础厚、路子宽,而把自己置于一个更为开阔的天地,他始终保持着严肃的创作态度和执着的探求精神,矢志不渝地朝着既定的方向迈进——尤其在当今商品画潮的冲击下,他仍坚持画自己的画,做自己的学问,他的这些作品,充分证实了他的实力和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