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资讯>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 《草地铁流》作品说明


《草地铁流》

画种:油画

尺寸:300cm×800cm

创作时间:2016

创作单位:广州美术学院

创作人员:罗奇、孙佳兴、黄福昌、翁润鹏、

     林海东

松潘草地(又称川西北草原),地处川西北,纵横600里。草地上笼罩着阴森迷蒙的浓雾,根本找不到路。草丛下河沟交错、积水泛滥,散发出腐臭的气息。草茎和腐草结成的“泥潭”,犹如“陷阱”。草地中心时风时雨,忽而漫天大雪,忽而冰雹骤下。


如此险恶的大草地,红军为舍非过不可?当年,红4团担任过草地的先头团,毛主席对团政委杨成武说:“现在,胡宗南在松潘地区集结了4个师,川军占领了岷江东岸,中央军薛岳、周浑元两路纵队集结雅安地区,刘文辉部尾追不舍。如果我们掉头南下就是逃跑,就是断送革命。我们唯冒险横跨草地北出陕甘这着棋,务必向我们的指战员讲清楚。”


红军过草地缺粮饥饿是最大威胁。过草地之前,各路红军领导机关强调部队按规定标准,准备所需的干粮。但集结地筹粮相当困难,有的部队行程不到一半就断粮断炊,只得以野菜、草根、皮带充饥。“茫茫大草地,千里无人烟。廿日军粮断,饥寒苦难煎。搀扶难举步,革命志弥坚。北上披星月,红旗映九天。”老红军贾若瑜当年写的这首“五言诗”,寥寥40个字,既真实描述了过草地的艰难困苦,又展示了红军将士们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中国国家博物舘展出的一条任弼时和警卫战士“吃剩”一半的皮带,即是难得的历史见证。


过草地虽然困苦,却丝毫没有减低红军将士的革命豪情和乐观主义精神。草地宿营时,各部队机关和连队,立马燃起篝火,点亮马灯,开展娱乐活动。唱歌,朗诵,做游戏,讲故事,说笑话,欢笑声此起彼伏。一个夜晚,红一方面军组织部长冯文彬经过红13团驻地,部队正在开展娱乐活动。团政委张爱萍邀他与团长彭雪枫、团总支书记胡耀邦一道在草地上赏月联句:“牛羊肉干邀明月”(张爱萍),“水乡泽国没酒喝”(胡耀邦)。“该请老乡杜康来”(彭雪枫),“打倒老蒋醉弥陀”(冯文彬)。靠着坚定的理想信念,百折不屈的意志,革命的乐观主义情怀,红军铁流最终冲出了生命的“禁区”,跨过了松潘草地。


1935年8月底,党中央率领的红一方面军主力(欠红5、红32军)与红四方面军第30、第4军组成的右路军,经过六七天的艰苦跋涉,走出了茫茫草地。为贯彻既定的“北上方针”,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党中央率领右路军第1、第3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右路军中的红30、红4军,奉命再过草地南下。


1936年7月初,红军第二、第六军团长征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奉中央军委命令与红32军组成红二方面军。 红二、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红二方面军历经近两个月胜利跨出了松潘草地。红四方面军(含红5军)二次北上,三过草地,历时近一个月,也走出了松潘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