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美术

孟晓云捐赠油画《汶川地震儿童档案》

  2016年10月15日,人民日报高级记者孟晓云女士文物捐赠会在四川北川举行。她的组合油画《汶川地震儿童档案》被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作为文物收藏。


  《汶川地震儿童档案》由49位灾区儿童的肖像油画组成,有小英雄,逝者、无名氏……众生相。有30多年新闻生涯的孟晓云用独特的新闻视角和表现形式,记录了这49个孩子在地震袭来那一瞬的顽强与勇敢。正如她在“创作手记”中说的那样:“画了数月后,我逐渐触摸到画作的主题——忧伤与坚强,它分明在我画的每一个孩子的脸上写着。我不断地思考着这一主题。单独一幅画,它似乎无法统一;但集合起来,这一主题就可以在总体上得到深化与升华。”“我希望用手中的笔,记录下这些孩子们的忧伤与坚强,记录下灾难在稚嫩心灵中的折光和烙印。”
“这是我的油画处女作,用了至少7个月时间完成,虽然比较稚嫩,毕竟是我的心血之作,我视我的作品为‘孩子’。”孟晓云言语中多有不舍。

孟晓云系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也是我国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家,《胡杨泪》等作品曾名噪一时。生活中的孟晓云自幼酷爱美术,多年来一直坚持绘画基本功的训练,退休后,绘画就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孟晓云与她的油画“汶川地震儿童档案”全景

《汶川地震儿童档案》创作手记

孟晓云

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灾区人民的命运深深攫夺了我的心。特别是那些孩子们,仅北川中学2000多名学生,就死了700多个,我的心灵极度震撼。那废墟中伸出的一只紧紧握住笔的小手;那瓦砾中露出的一只小小绣花鞋;那一排排无人认领的书包;谁人看了能不动容!?

我的心在哭泣,在流血,创作激情瞬间被点燃,我想立即拿起画笔,描绘汶川地震中的孩子们,记录他们的生死瞬间。于是,我开始在网上寻找大地震中孩子们的踪影。

8月开始动笔,我决定在汶川地震一周年之前完成由49幅地震儿童众生相组成的巨幅装置性油画作品。

一天一天,一个月一个月过去,我像是和这些或在天堂或在灾区的孩子们共同度过了漫长的九个月。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同呼吸共命运”。

从清晨到傍晚,我像是一个工匠,用铅笔完成一幅幅孩子的素描草稿,再用颜料完成初稿和改稿;掰着手指头过日子,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紧迫感给予我挑战的兴奋。画好十幅就去向美术学院的油画系老教授李伦请教,很高兴,得到了他的赞许和鼓励。

挑战必有艰难,我是苦中作乐。在寂寞孤单中,是那些在灾难中迅速成长的的孩子们给了我力量和勇气,使我能用九个月的时间坚持下来;我也从中获得了快乐、幸福和满足。

表现一种特定时间、地点、环境下儿童的生存状态,这是我主要着力点之所在。正是他们的悲伤、欢乐、顽强和坚持,以及在这一过程中所呈现出的童真,打动了我们,感染着我们,并能使绘画焕发出艺术的魅力。

地震有点像战争,它瞬间把一切的美好摧毁了。它令美丽的房屋顷刻倒塌;它让孩子们断胳膊折腿;让家庭变得残缺;让人们面临生与死的选择;也让脆弱的生命面临极大的考验。

但是,大灾大难之后,必有大变。人们,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将会在灾难中学到很多东西,学会理解,学会感恩,学会思考,学会坚强,学会重新面对生活。

我的画作中描述了这样一个孩子,他叫吴俊毅,或许还不到上学的年龄。地震前,他是妈妈揽在怀中的宝贝,可是地震发生时,他在头部受伤的情况下,居然用小手一点点坚持不懈地把妈妈从废墟中挖出来。这是吴俊毅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的。我相信,人们面临灾害时是可以创造奇迹的,也可以改变人的命运,改变人的一生。

30年的新闻生涯,决定我在画作的选材上具有独特的新闻视角。真实性将令绘画魅力永存。记录历史才有存留价值,新闻如是,报告文学如是,油画创作也应如是。

地震是一种灾难,它无可避免地让人类触摸到死亡,但是在创作过程中我依然感受到一种悲壮的美。那是一张体温尚存的鲜嫩的孩子的脸,夹在冰冷的石头中。生命的灿烂和残酷的现实形成鲜明的对比。死亡与再生,期望与失望并存,这种特定时间、地点环境下的一个个瞬间,产生了一种别样的冲击力。

瞬间的美丽犹如一道犀利的闪电,它会灼伤人的眼睛,也将照亮人的内心深处,驱除黑暗,带来光明。

画了数月后,我逐渐触摸到画作的主题--忧伤与坚强。它分明在我画的每一个孩子的脸上写着。寻找创作素材的时候,我不断地思考着这一主题。单独一幅画,它似乎无法统一;但集合起来,这一主题就可以在总体上得到深化与升华。

画出人物的精神内涵才能有所突破,作品的深度取决于人物情感的深度。画画和写作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独特视角,疏密有致,不求面面俱到等等。

对油画艺术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我将继续下去,并享受这一令我陶醉令我着迷也令我思考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