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

中国美协少儿美术艺委会组织委员学习《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侧记

 

新年伊始,中国美术家协会公布了《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少儿美术艺委会尹少淳主任立即利用网络平台向全体委员转发,并号召大家认真学习。尹老师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自律即是遵规而行,依矩而动。在内在私俗萌动,外在诱惑强劲之时,《自律》能帮助我们守住规矩之底线。以往本艺委会成员,自律性甚强,口碑甚佳,禀公益性和学术性之宗旨,尽了份内之责,付了额外之力。同仁互勉,望坚守《自律》,再立新功,再创辉煌。”

委员们纷纷表示赞同、支持,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认真研读,并以实际行动践行。大家一致认为,《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应该是一个美术从业者最基本的操守,就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是我们每一位中国公民的操守一样,是一个专业从业者的道德底线和最低职业标准。也只有这样,艺术才能成为艺术而存在,否则只会沦落为唯金钱、唯商品的不良商人。与此同时,我们作为肩负教育下一代重任的美术教育工作者,还应该坚守美术教育的底线,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所做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指出的“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

侯令老师认为自律,关键在于自觉,他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不在一个单位里工作,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在中国美协的领导下,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办好儿童美术教育事业,抵制社会上一切不良之风,传递正能量,努力提高学术水平,做好一些基础性的建设工作。我们过去是这样做的,有了自律公约,我们会更加自觉地这样做。”

谢丽芳认为:“作为一名普通的美术及美术教育工作者,对‘自律公约’的学习,理解和贯彻是必然且应该的,目的乃是在于对自我意识、行为的约束,同时促进自已思想、业务和道德水平的提升,以做到遵纪守法,且能勇担社会责任,进而推动社会主义美术及美术教育事业的发展。”

北京的刘世彬老师说:“美,是一个神圣的词汇。真和善,若离开了美,就不能打动人的情感,就失去了感染力,变成了空洞的说教。对于美育,当年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校长就曾经为之鼓与呼,甚至认为它是教育的核心。作为中国美协少儿艺委会委员,一名基层的美术教育工作者,我们在孩子们的心中谱写美丽的画卷之前,首先自己要成为一个能够为人师表,能够向孩子展现真、善、美的大写的人。

何为大写的人?《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明确的标杆。严于律己,规范自身,发挥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坚守艺术理想和艺术良知,追求高尚的道德情操,勤奋敬业,刻苦学习,共同营造一个行业的良好风尚,再用行业的特长奉献社会,服务群众。作为教师,不但要成为‘知识的传授者’更要成为孩子们‘智慧的开掘者’。要让学生对‘美’产生敬畏之心,把‘美’当作崇高的事物去追求。在这方面,《公约》是一面镜子,可以正衣冠,省自身,同时,也是警醒我们言行处世的高压线,不能触碰。”

天津的魏瑞江老师则表示:作为中国美协少儿艺委会委员,认真学习“公约”,并严格按照“公约”规范自己的言行,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坚守艺术理想和艺术良知,履行委员职责,并与委员们一道做好艺委会的工作。积极开展深入基层、扎根人民生活的艺术活动,加强美术理论学习,关注青少年的美术素养的培养,继续完成回报社会“走百校、上百课”活动,发挥委员的学术引领作用,为美术教育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西安的靳长安老师说:“学习公约,对照公约,结合我们陕西几年的工作实践,公约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明确指明了方向,提出了具体要求。更加坚定我们的工作思路和方法,即坚持公益性、学术性,充分发挥美协组织、联络、服务的功能和特长,团结校内外美术机构及基础美术老师,为其搭建一个展示、交流、学习的共享平台。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推广新的教学理念,好的教学方法,从中发现和培养优秀的美术教师,有针性地扶持贫困地区少儿美术教育的发展。以此来唤醒和鼓励大家的服务意识和热情,做到爱岗敬业。真正为基层、为老师、为孩子做好事、做实事。   

杭州的朱国华老师说:“长久以来,我们的艺术教育工作者秉承以艺育人的精神,以自己的创作和教学作出了自己的时代选择与贡献。然我们国家在快速发展,时代也在快速推进,世界的每一天都日新月异,在这样快速的发展中,我们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享受了前所未有的物质文明,看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曙光。然在这样快速的发展中,人们的思想也在变,随之行为也发生了变化!一部分人沉迷于对金钱与享乐的追求,把艺术创作当作了自己完全谋生的工具,放弃了艺术家的神圣追求与精神家园,在此当中,我们的少儿美术教育工作者也必将面临考念。遵守自律公约,做有情怀的儿童美术教育是这个时代对我们推出的要求,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然的希望。作为儿童美术教育的工作者,担负着下一代灵魂塑造与核心素养培养的任务,这个任务是如此的崇高,也是如此的艰巨,必须要我们神圣投入,自觉抵制诱惑,以坚强的定力做好自己事。”

来自珠海的张笑老师则以自己的切身经历谈了自己的学习体会,他认为:“近年来,无论是从事儿童美术工作者,还是一些儿童家庭,都开始认识到儿童美术教育并不是一种单一的学画过程,而是一种综合的艺术实践活动。围绕‘如何引导儿童想象、表达和创作’的讨论和观点层出不穷,社会各界的关注也很高,相信这样的声音会帮助中国儿童术教育走得更好。《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中所提及的‘规范美术工作者职业行为、加强行业自律’,我和我的团队都深表认同。儿童美术教育是一种生活态度的启蒙与推广,激发儿童的创意、美感与新思维,是艺术教育者培植下一代的重要使命。

《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的发布,也说明当代中国的艺术教育发展正在经历一个重要的发展转变,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自身必须要做到自尊、自重、自律。

以我们南色美术活动基地多年教学实践获得的观点:

1、儿童美术教育重感受、轻结果

针对儿童的美术教育,一直以来存在着十分严重的功利化倾向,片面强调对美术知识和技能的掌握,而忽视了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一真理。我们认为,重过程、轻结果才是符合儿童美术教育本质规律的做法。

儿童美术教育必须回归于生活,注重儿童对于生活的感受,将其对生活的感受带入创作中,所提供给儿童的材料又必须和儿童的生活息息相关,让儿童多方面感受材料、进行创作,最终又回到生活的角度去感受艺术,而不要让艺术一直在天上飘。

2、儿童美术教育重育人、轻技术

正确的美育,对儿童的社会化发展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儿童阶段是社会行为和能力迅速发展的时期,如果在美术教育活动中对儿童进行社会化教育,相信对儿童的人格发展有着极其深远的意义,所以,我们时刻关注的是如何帮助儿童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保持自我个性、融入社会生活,成为一个发展健全的社会人。如蔡元培先生在《以美育代宗教说》中所提及的“纯粹之美育”,是自由的、进步的、普及的。

上海的陈发奎老师结合本届艺委会的工作谈了自己的体会并提出了自己的期望:遵守自律公约,坚持原则,促进社会和谐,依法办学,实现校外教育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一部分委员是从事教育工作的校外机构的教师,在美术活动中,要记取自己有其职业的特别价值取向。我以为,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也许可以创作自由、个性张扬(当然必须有个度)要遵守自律公约的第一第二条。但我们更要强调:作为一位人民教师,面对的是未成年人,社会责任感不可忘却,公约的第三条要求德艺双馨是前提,不能将自己个人的好恶,社会的负面,带给学生——倡导学术民主,客观介绍历史上的流派,形成多元评价,容许儿童各种风格的呈现。对于许多违反艺术和人成长规律以及急功近利的种种现象,要予以杜绝。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艺委会的公益性活动就是为了:“放飞心灵,缔造未来。”

校外教育机构如火如荼发展满足了社会需要,一段时间大量培训班,少了公益性群众活动;又一段时间呼唤精英教育,倡导少年宫是培养艺术家科学家的搖篮;现时间又转型,不计成本盲目公益,学生社团满足一小部分学生,面向学校全体学生使教育水平降为游乐场……总体印象是校外教育机构搖摆不定,不能兼顾普及与提高。

而当六十年做总结的时候,展示出来的人全是精英,进小伙伴艺术团也是百里挑一的选秀。事实很清楚:没有普及和从小培养,何来提高?没有提高,要你校外教育做甚?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在提高的指导下普及,这个原则应该遵循。 

如果在培养目标的价值取向上出现了问题,我们可以讨论,可以两种观点并存,但在公益性问题上的一刀切,更是赵本山式“不差钱”的极简单的土豪做法,我认为:

公益性不是没有法理的施舍,如果没有法理,就不是在行善,而是在作恶! 这样一来,破坏加入世贸以后经济社会的准则,扰乱了市场,搞坏了人心,家长不理解,孩子们并不珍惜。

公办的校外教育机构的存在,起到了宋庆龄倡导的实验性示范性的标杆作用,它能平抑社会培训市场的价格,对社会办学也可作以评估和监督。呼吁在学校教育和民办教育两面夹击中的成建制校外教育机构能够重整旗鼓,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希望就公益性活动的社会效应和教育意义展开讨论。儿童美术教育这30年的发展,呈现了美术学科设置百年(1912)、新中国美术60年以来最为蓬勃的局面。从校外教育机构举办各级各类展览比赛,课程教材及课堂教学的改革,又到社会力量办学的兴起,经历了各个发展阶段。三十而立,在作为行业龙头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艺委会的领导下,我们编写《中国校外美术教育66年》即将完成。对这门学科、这类活动作以梳理,进行总结反思。

龙念南老师谈了自己学习《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的体会并针对少儿艺委会的未来工作方向提出一个小建议:1、从艺术的诞生和发展的角度看,艺术本身就是精神的产物,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重要特征。虽然绝大多数艺术作品需要物质呈现,但是其物质本身再重要也只是载体而不能异化为本体。如果仅仅将本为载体的物质呈现作为艺术的终极目标,肯定是伪艺术。作为选择艺术工作作为职业的艺术工作者,应该明确职业谋生和艺术创作的区别。2、就艺术创作规律而言,艺术必须是有感而发的,不排除无病呻吟或自娱自乐。但是,表现人民生活、表达百姓情感、传递大众心声的作品,虽然形式多变,但一直是艺术发展的主流。古今中外绝大多数艺术家、即使是在极度困难的创作环境下,都以此为源泉创作了无数优秀的作品。作为中国美术工作者,关注民生表达心声本应该是最起码的职业操守。3、艺术创作如此,艺术教育亦如此!艺术教育是渗透人精神的教育,而非一般技能技巧或知识积累的教育。独立且会思考的能力是完美人格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艺术活动,特别是视觉艺术活动恰恰是锻炼这两个能力的最佳手段。我们作为少儿美术教育的践行者,特别应该将借助人类一切能引发善良美好愿望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启迪少年儿童善观会想能做敢试作为首要任务。为人类精神文明的延续传承做出自己的努力!

鉴于目前少儿美术教育的现状。我们不应该回避问题,而应该面对问题并解决问题。我认为,校外目前面临的大问题是如何应对和面对市场化-因为庞大的市场需求和供需双方的急功近利需求,现在的少儿美术真谈教育肯定沦为“小众”。我们总是因自己的位置而对市场行为其“避而远之”,而市场也对我们“敬而远之”。这样,我们的呼声永远飘在高处而接不了底气。毕竟市场行为是依据经济规律存在的,过多的“高大上”会违背这个规律。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们,目的是发出我们的声音,这个声音不是命令式的,而是建设性的。毕竟国家教育发展大战略已确定,仅仅满足兴趣的课外活动将逐步由国家买单,急功近利的所谓美术教育的市场将逐渐消失,只有能真正提升艺术能力的教学行为或单纯满足娱乐的活动才可能继续生存。如果我们能用我们的能量帮助市场按艺术教育的规律赚到钱(盈利而非营利),我们的影响才真正接上了地气。我们未来实施的更多公益活动才可能获得更充足的经费支持!

来自成都的冯恩旭用一段自诩为“打油诗”的文字道出了许多委员的心声:

赞成委员观点,拥护自律公约。

积极投身生活,创作亲民佳作。

传承经典艺术,挖掘本土课程。

笃行课标精神,永跟标头少淳。

领引教研时尚,勇为教坛桥梁。

开启少儿心智,培养审美健康。

愉悦创新和畅,争做师者榜样。

第四届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的聘期已满,新一届艺委会呼之欲出,大家一致认为,在新的时代,在中国美术家协会领导和艺委会领导的关心支持下,未来的少儿美术事业一定会蒸蒸日上,蓬勃发展!


(少儿美术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龙念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