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艺术委员会

中国精神:第四届中国油画展——真像·当代中国写实油画的新发展研究展圆满收官


中国精神:第四届中国油画展——

真像·当代中国写实油画的新发展研究展圆满收官


收官展开幕式

 

2017年729日,“中国精神:第四届中国油画展——真像·当代中国写实油画的新发展研究”收官展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开幕。本次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山东美术馆、中国油画院美术馆、西安美术馆、武汉美术馆、重庆美术馆、包头美术馆承办,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协办。



开幕式现场

展览以特邀、推荐、海选三种方式面向全国共征集到2903位油画家的5993件作品。经过严格的评审,海选部分共入选170件作品,特邀画家95人,共265件作品。参展作者中年龄最大的张文新先生89岁,年龄最小的只有23岁,基本呈现了中国写实油画发展的现阶段成果和整体面貌。展览自2016111日在山东美术馆成功首展,之后在西安、武汉、重庆、包头各馆巡展。巡展参观总人数达到了26.43万人次,大大提高了艺术作品传播的深度和广度。

开幕式现场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左中一,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山东省美协主席、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老一辈著名油画家钟涵、闻立鹏、赵友萍、潘世勋、刘秉江、苏高礼、张祖英、曹新林等出席开幕式。徐里、连辑、钟涵、张望、杨飞云先后致辞,开幕式由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秘书长徐青峰主持。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致辞

徐里首先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祝贺本次展览的开幕,他解读本次展览的主题“中国精神”是由百年中国人共同努力逐渐形成的精神。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用文艺作品传递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是文艺工作者神圣的职责与担当。他希望广大油画家继续关照中国的社会现实,坚持弘扬中国精神,不忘初心,吸收古今中外艺术精髓,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创造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作品,为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做出新的贡献。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致辞

连辑在致辞中分享了他的观展体会。第一、这次展览在思想上呼应了十九大的召开。第二、高度契合了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第三、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角度讲述了写实绘画在绘画艺术中的主导地位。

老美术家钟涵致辞

作为老一辈油画艺术家代表,钟涵从历史的角度讲述了本次画展的意义,通过国家的发展来叙述中国油画的发展,并指出了巡展这种模式在现代中国的必要性。

山东省美协主席、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致辞

张望代表各地巡展单位发表讲话,并从本次展览的筹备以及巡展单位的情况和展览数据进行了汇报。

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致辞

杨飞云在致辞中表示,本次展览的形式是共享与互联,他着重从绘画艺术的角度进行了概括,强调回归绘画及探索绘画的本质,指出新世纪以来,油画艺术在中国才刚刚开始。

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秘书长徐青峰主持开幕式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左中一(右),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中)在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秘书长徐青峰(左)陪同下参观展览

展览现场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与嘉宾合影


学术研讨会

 

“中国精神:第四届中国油画展——真像·当代中国写实油画的新发展”中国油画院站是展览的最后一站,为了更好总结经验,汲取各方面建议。展览开幕式后举办了学术座谈会,理论家殷双喜与郑工担任学术主持,钟涵、赵友萍、潘世勋、苏高礼、刘秉江、张祖英、曹新林、孙为民、艾轩、俞晓夫、刘仁杰、杨飞云、王宏剑、张元、孙立新、陈世宁、刘建平、张冬峰、贺丹、芃芃、李贵君、孙文刚、马琳、咸懿、孙向阳、朱春林等出席会议,美术家们就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的新发展与研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交流。

研讨会现场

钟涵在发言中表示,西方艺术史的分类仍然控制着我们的油画艺术的样式语法,导致今天有些话语的含混不清,写实不能归到写意里面,很多呈现表现主义、或者超现实的风格样式,都被西方现代主义的分类所限定与制约。在今天,评论家与美术家应该一起开始新的状态,中国的艺术界需要建构自己语言的形态。

中国油画需要找到一种语言。跟随中国社会改革的实践出发,中国已经出现新的语言现象,出现有自己的绘画语言。写实、写意、表现和现代的分类方式,只是简单地分类。其实艺术活动有两个不同的方面,从客观现实到主观层面,再从反映到表现,这里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转化,艺术和绘画形态是一种从客观事物到主观精神的转化。客观到主观、主观到客观世界,这其中就三次来回的转化。艺术的主客体问题,到底是表现还是再现?毛主席说,客观是在人的脑子里存在着的能动的反应,其实是转化过程,这就是辩证法的语言。钟涵认为写实和表现是相互渗透的,这是一个主客观转化过程的特征显现。

赵友萍在发言中表示,艺术本体应认真讨论,既要研究形式手段,同时也要重视题材内容。形式和内容两者互为灵魂,内容何尝不是形式的灵魂呢,形式把内容的魂贯穿统一起来。写实是油画的主要表现手法,它是最直接、最朴素和最大众化的语言,写实有一种民主精神,它让观众明白通晓,如果作品没有欣赏者,那么这个作品就没有完成,有了欣赏者,作品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

她高度认同“中国精神”,她表示,“中国精神”包括五千年的文明史以及民族人格。严格的讲,油画家是否深刻的认识自己的祖国?是否认识中国的文化传统精髓?既然提出“中国精神”,油画家就要努力。国外的各种流派可以了解,但是首先清楚中国文化的优点,中国文化传统的核心价值,应该首先了解这些,油画家才能谈到“中国精神”。

郑工首先以柏拉图的三张“床”的理论模型,指出西方艺术逐渐从模仿到反模仿,最终走向观念艺术的理论渊源与文化脉络,而反观中国先秦时期的理论则以故事寓言来阐发幽微思想。他通过对文艺理论的梳理来阐述东西方艺术发展路径的差异。随后他以图像时代为背景,通过三个层面去讲述写实在图像时代的发展方向。

第一、艺术在视觉层面不断地希望去挑战技术上的问题,照相机能够记录的程度,写实画作能达到就是超现实主义,或者叫照相现实主义,写实往这个方向就是走极端。第二、艺术家从心理层面上进入人的潜意识,作为一种意向性,照相机介入人的意识中反映问题,譬如梦幻问题,自动心理的问题,西方的现代主义开始从这个层面中继续往前走。

第三个层面,艺术家回到自己的文化系统,其实是实现新的文化的自我认同,就是重新去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因为只有把前面的问题理清楚,发展道路也许才能理清。换而言之,在全球化的格局与多元文化当中如何去寻找自身文化出路的问题。

随后,钟涵再次表述了在中西写实体系中个人对“写实”的理解,他认为不要草率地对比中西的写实体系,在西方绘画写实的体系中,有很多非写实的内容,与个人主观的各种感受有关系,个人可以给它进行限制,但还有待认识。钟涵从认识论角度上讲述了写实与写意之间的联系,并提出要谨慎对待两者的定义。

俞晓夫表示,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后,出来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油画家就应该想着好好画画。他强调了绘画的自由性,油画发展就是从工匠开始的过程,提出艺术家要放松,尊重自己。有时候画家过于敏感地跟随社会潮流会让自己手足无措。他表示面对绘画持续地投入,因为艺术家的积累确实很缓慢。

潘世勋对本次画展予以了肯定。其次,他指出中国一批画家坚持写实道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此油画家仍然要坚持提高各方面的修养。他以英国画家霍克尼的著作《隐秘的知识:重新发现西方绘画大师的失传技艺》举例,表示即使古代大师们使用了透镜进行写生创作,虽然促进了造型的准确度,但是他们的高超的造型能力与全面的艺术修养仍然无法逾越。

曹新林表示,中国画的评价体系分为能品、妙品、神品和逸品四个标准来评价作品高下,从今天的理解这个评价体系,它关联着内容与形式,而且是在内容与形式之上综合,它反映艺术家个体的全面修为,因此油画家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与精神品质的修养,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

刘仁杰认为油画是有界限的,可以区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具象艺术,一是抽象艺术。而写实油画是具象里面最基本和基础的一部分,从历史来看,写实绘画影响了油画几百年的发展,它已经形成了一种固有的模式。写实油画就是一种再现,从形式创新的角度观看已经很困难,道路很狭窄了。如果在写实里注重强调形式创新,就会背离写实油画,进入比较宽泛的具象概念中了。写实油画的创新,更适用于旧瓶装新酒,属于旧的形式,就是西方的油画传统和它的一种固有的审美理念。所谓的新酒,就是时代性和当代性,即要在题材、观念角度、东方精神上努力探索,以旧瓶装新酒,形成一种新的写实绘画。同时,他认为揭示当代的问题,深化个体对时代的感悟和反思,这在写实绘画里很重要。

王宏剑表示,中国跟西方油画最大的差距在于观察方法。西方用数学的观念来进行演绎,中国在一个大文化圈与大格局里在寻找时间的真理。西方通过数学演化到整个宇宙,从而形成东西方两种类型的绘画,从形式到精神都不相同。中国如果要把写实油画推到世界级的层面,必须在技巧、形式结构、以及思想境界三个方面达到顶级水平。

陈世宁表示,这次展览是写实油画的一个新的开始,美术界应该深入地探讨下去,这样对中国油画的发展、中国写实油画的发展,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张冬峰从攀登艺术高峰的角度提出,无论是写意或写实绘画都需要达到一定高度。

刘秉江认为,中国的油画在不同程度和不同角度模仿域外的某个画派或某个画家。中国油画没有开创性,更不存在奠基。所以如何评价中国油画的现状与状态,首先是认识清晰,只有认识清晰才会理清中国油画存在的问题,才会有今后朝着哪方面努力的问题。作为画家,比较赞成俞晓夫观点,油画家不需要太多使命感,绘画就是绘画,快乐的创作很重要。

苏高礼提出油画家个人应该有对艺术追求的方向感,并去把它深化和精锐化,提高画作的质量。孙立新表示了对写实绘画前景的信心。

刘建平认为,西方油画作为人类的传统或者人类的优秀遗产,不必与中国的传统对立,因为现在已成为了融合的传统。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感受,整体提高与个体的提高都很重要,整体与个体提高之间的关系是此消彼长。孙文刚表示,作为一个画家,肯定要忠于自己的情感来创作,艺术家对绘画和人生理解的高度,就是创作水平的高度。

在最后的发言当中,杨飞云表述了自己对中国油画前景的坚定信心,并做出了总结性的讲话。

他表示,在当代中国做画家是很幸福的事情,有如此庞大的人群热爱油画,在西方它甚至是过气的艺术品种,而中国油画才刚刚开始,很多方面可以探索,有着发展的巨大空间。这次展览涌现出众多才华横溢的青年艺术家,他们热爱油画,对油画有浓厚的兴趣,创作了如此多的作品。油画界就像个大家庭,承继了坚守的信念与高品质的基因,但更重要是大家坚定走着各自的艺术道路,对艺术的认识深度以及精神的感染都促使我们不断前行。

每次研讨的内容都有重要意义,一些现象或者存在的问题可能达不成共识,但是达到一种营造共同关注中国油画发展的浓厚学术氛围,研讨会功不可没。如果把中国写实油画放在西方的油画历史上,它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种空间是中国油画创作的未来。

今天绘画艺术虽然改变了样式与形式,绘画艺术的评价体系与观念艺术的评价体系不同,但差异可以通过不断的研讨逐渐明确,油画艺术不仅没有过时,它的生命力依然可以无限延伸下去。

今天中国绘画界对绘画语言的关注,有着强烈的长时段的理论语境。油画家应尽可能地进行探索,但是过度的追求各种理论语境,而且长时间停滞浅层的争论当中,使得绘画创作的探索状态总是停在浅层样式,就如同有很多画家的绘画面貌长期停滞在一种样式上,令人惋惜。其次,现在青年艺术家自觉地在关注个人兴趣、个人天性,虽然很有活力,但是在过分依赖个人兴趣,放弃对自然与生命,对现实的关注,淡化对传统的关注,都会形成对绘画探索的阻碍。


全国巡展剪影

 

山东首展开幕式现场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左中一,中国美协名誉主席靳尚谊,山东省文化厅厅长王磊等在山东首展上

西安巡展开幕式现场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陕西省文化厅厅长刘宽忍等在西安巡展上

武汉巡展开幕式现场

武汉巡展举办的美术大课堂•大师公益讲堂

重庆巡展开幕式现场

重庆巡展举办的艺术访谈

包头巡展开幕式现场

 

供稿/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

文字整理/赵昆、林昊

编辑/杨雷  审校/咸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