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艺术委员会

全山石:我要把我学到的知识和所有的情感回馈给社会


全山石:我要把我学到的知识和所有的情感回馈给社会

 

1949年,原本梦想成为音乐指挥家的全山石,意外地考上了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现中国美术学院)。从此,正式开启了他油画创作的艺术人生。

2014年,全山石艺术中心在杭州成立。中心收藏并展出百余件西方大师油画原作,既是一个油画研究机构,又是一个面向公众普及油画艺术和深化对油画理解的家园,为年轻一代学习油画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如今,全山石步入耄耋之年,依旧保持着对油画艺术的热情,倾尽心力投入教学,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油画艺术专门人才。

2018年,逢中国美术学院成立90周年校庆,全山石在艺术中心接受了宝藏记者的采访,他温和又坚定地说道:“我们这代人是党和人民一手培养起来的第一代画家,我要把我学到的知识和所有的情感回馈给社会,人生就是这样一个轮回。”



全山石

全山石,1930年生于浙江宁波。画家。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留校任研究员。1954年由国家选派赴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学习,1960年毕业回国。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教务长。曾任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60年代和70年代中期,主要从事历史画创作,代表作有《英勇不屈》、《井冈山上》等。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后期,曾十八次去新疆,画了大量反映少数民族风情的作品,代表作有《塔吉克姑娘》、《民乐》等。90年代多次赴欧美及东亚诸国考察、讲学及进行艺术实践。



血肉长城-义勇军进行曲(合作) 布面油画 400×480cm 2009年 中国美术馆藏

 

宝藏:请回顾自己在美院入学、求学的经历。

全山石:我是1949年进美院的,距今有半个多世纪了,那时美院被称为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简称国立艺专)。当时在昭庆寺(今少年宫)门口有很大一块墙报,墙报上经常介绍国立艺专当时(解放初期)的动态,本来我是去上海考音乐学院的,当时我大哥刚从四明山下来,正在组建浙江人民广播电台,还问我浙江有个文工团你想不想去?但看了艺专的墙报后我很受感动,还偷偷到校址位于白堤的国立艺专去了解,看到年轻人跑来跑去活跃的样子很吸引我,就去报名考试了。考试中有一位老师一直站在我身后,我就很担心老师是不是觉得我画的不好或者怎么样,后来被录取了以后,认识了这位曹思明老师。再后来曹思明成了我们的班主任,他告诉我,在考试时就对我有很好的印象。因为他也很年轻,我们就变成了好朋友,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进了国立艺专。



国立西湖艺术院旧址罗苑组照

50年代我二哥在浙大教书,是浙大的教授,当时浙大的宿舍在平湖秋月边上的罗苑,有很大一片临湖的宿舍,我家就住在这儿。罗苑和国立艺专面对面隔了一条马路,和其他同学相比我是最得天独厚的了。学校也是家,自己家就在学校边上,学校和家好像是一体的,回家比到宿舍还近。



1947年在宁波中学学习时期

学校解放初期是由三方面力量组成的,一方面是从延安鲁艺来的有江丰、莫朴、王流秋等,第二方面是艺专本身的老师,林风眠、吴大羽、潘天寿、黄宾虹等,还有一方面是  决澜社(决澜社画会组织酝酿于1930年,1932年正式成立面世,是我国新美术运动进入一个新历史阶段的标志)来的庞薰琹、倪贻德等,倪贻德和夫人刘苇(接管学校的地下党),这三方面的力量汇集了一个当时的国立艺专。


1948年中学生时期

 

宝藏:讲述一件自己印象最深的美院故事,回忆一位印象最深的老师。

全山石:1953年我离开了艺专,在北京待了一年学外语后去苏联留学六年,1960年回国。1956年我回国实习,到杭州时,原来的家已经变成花园,学校也已经搬到南山路了,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2年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学习

当时的老师都是非常可爱的,有上面说到的这三方面的老师。学校刚建时还没有油画系,称作绘画系。国画、版画、油画,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教过我,曹思明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深,因为我入学考试的时候他一直站在我身后,年纪和我差不多。其他老师年纪都大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过30出头,那时学习面比较广,老师多,没有固定的老师教我们。



1955年,全山石在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博物馆研究油画

 

宝藏:讲讲自己最喜欢美院的哪个地方或哪幢建筑?

全山石:我很怀念从前的美院,那时我们学校条件虽然不是很好,但人文的气氛很浓。比如南山路的老美院,从前是一所师范学院,丰子恺先生在那边上过课。有弯弯的九曲桥、小池塘、凉亭,还有一个长廊,从宿舍去教室下雨天也不用撑伞,很有情调,很有人文气息,而且有民族特色。



1955年在俄罗斯

那时学校的范围比较小,老师的工作室都在一个院子里,很温馨。吃完晚饭大家到图书馆也能见面,互相之间的联系比较多,我觉得学文科、学艺术情感很重要,这种氛围和情调对培养一个人的艺术情感大有裨益。



195751日刊登在列宁格勒真理晚报上的文章《山石的春天》配照

 

宝藏:对于您来说,中国美院意味着什么?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全山石:中国美院对我个人来说意味着摇篮。我是从这里成长起来的,刚到杭州的时候我一无所知,经过学校培养以后,给了我知识,教会我做人的道理,我很感谢这所学校。作为一名文艺战士,在学校里形成了我的世界观。我19岁进美院,22岁毕业,刚好是人生观形成的时候。53年毕业后我留校当研究员,这时国家有个把优秀的年轻人送到苏联去学习的培养人才战略,经过考试我很荣幸被选上了。我们这代人是党和人民一手培养起来的第一代画家,那时在国外培养一个学生等于培养国内一个班学生的经费,全部都是公费。现在年纪大了,我就办了艺术中心,这是一个公益事业,我要把我学到的知识和所有的情感回馈给社会,人生就是这样一个轮回。



1957年在列宾美术学院光荣榜上

学校的学风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学校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探索向前,走在比较前面、比较开放,这种思想和精神给我的印象很深。一个是我们要坚守学校的校训,实事求是。鲁艺来的老师教会我们创新,把艺术和生活相结合、向苏联学习。我们这代人幸运的是得益了建校之初三方面力量带给我们的知识。我觉得我们这代人虽然经历的运动最多,经历了很多坎坷,但这种别人没有的坎坷对自己也是一种锻炼。



1978年全山石(正中间)与浙江美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同学合影

 

宝藏:在美院90周年生日之际,有什么话想对自己的母校说?

全山石:我们学校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全面,规模很大的一个学校。学校经常在提要力争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美术学院,在我看来现在已经是世界一流美术学院了。一流美术学院是有标准的,拿什么标准来衡量?从学校规模来看我们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全世界找不到比我们更大的。从科系设备来讲也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包括我在俄罗斯学习的列宾美术学院,远远没我们学院科系多。我们还有动漫、新媒体专业,所以我们学校已经是世界一流的美术学院了。



采访当日,全山石在艺术中心指导学生临摹

关键是教学质量,在这点上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怎么比世界上其它美术学院培养出来的人更具有优势?比如设计专业、新媒体专业,这些专业是新的,可能和国外相比还有空间距离,但一些传统的专业我们已经很不错了。国外的美术学院和国内的美术学院因为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是无法比拟的,他们大多是抽象艺术,装置艺术,我们的美术学院和国外有不同的体系和标准,总体来看,我们学校已经属于世界一流的美术学院了。我希望我们学校越办越好,越办越精,能够在教育质量上胜人一筹。我们的校舍、设备、规模、待遇都不错。在质量上,希望今后加强基础,办出有我们自己特色的,有质量的美术学院。重要的是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标准,我们应该有我们的文化自信。

 

转自:宝藏

文中作品图片及照片由全山石艺术中心提供

编辑/制作:孙磊

艺委会工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