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10月18日上午10时,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美术馆共同策划主办的“向人民汇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当代十五位美术家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展出李焕民、詹建俊、刘文西、徐匡、刘大为、韩书力、吴宪生、赵奇、许江、骆根兴、陈坚、郑艺、于小冬、陈树东、柳青等15位长年扎根基层、深入生活、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取得丰硕成果的美术家的代表作75件,以及个人写生速写稿、创作谈和专家评论,循环播映个人艺术创作专题宣传片,并出版发行150件作品的同名画集。下午14时,将在中国美术馆报告厅举办专题研讨会。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2014年习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更鲜明地提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郑重论述艺术对于生活唇齿依存的关系,强调艺术对于社会民生的关怀。会议召开一年以来,中国美协通过特邀美术家创作主旋律作品、组织专家指导、举办创作培训班、带领美术家下基层写生、举办美术作品展览、开展美术支教和志愿服务等百余项专题性活动,积极引导美术家主动地承担起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社会进步的历史责任,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内容丰富、形式各异的美术创作、展览、研究活动,为人民群众提供了丰盛的精神食粮。为进一步落实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繁荣美术创作、推动美术创新,褒奖一批长期扎根生活、情系民生、为人民造像并取得艺术成就的当代美术家典范,中国美协召开专家认证会,确定为这15位老中青结合的美术家举办专题学术展览。他们不仅有20世纪五、六十年代塑造新中国人民形象的杰出代表,而且有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刻画改革开放的民族形象的时代先锋,还有的是新世纪表现消费社会民生形象的佼佼者。他们的艺术创作为中国画的现代转型,为油画、版画、水彩和雕塑等外来艺术的民族风格、中国精神的形成做出了卓越的探索。更为可贵的是他们始终如一,长年坚持扎根生活,深入发掘属于自己的艺术富矿,寻找到自己抒发情怀的创作母题。他们或深入边远偏僻的乡村、边地少数民族聚居区写生,或时刻观察身边生活,收集创作素材,力求从人文主义视角观察和揭示新中国人民大众更为深刻的精神内涵。刘文西笔下的陕北农民是质朴善良的,吴宪生刻画的农民形象如家人般真切朴实,赵奇描绘的农民则总是具有一种苦涩感,郑艺则展现了一个现代普通的中国农民身上所包含的艰辛与刚毅、迷茫与坚守并存的精神气质;詹建俊刻画出激昂的理想主义垦荒知识青年;李焕民、徐匡表现出喜悦的翻身农奴形象;刘大为、韩书力、于小冬、陈坚笔下蒙古族、藏族、塔吉克族人物群像,揭示了这些民族的静穆坚韧的精神世界;骆根兴、陈树东集多年军旅生活的积淀塑造出厚重坚实的当代军人形象;柳青则最直接地呈现了当下日常生活中的民生众相;许江则通过葵园来探寻中华民族在屈辱、磨难中抗争与奋起的民族精神。

  这些标志着新时期有关人民与民族形象塑造的经典之作,并不是简单地说明生活,也非刻画标签式的人物形象,而是试图从更加深广的历史、环境、民俗和哲学的角度来发掘人民与民族形象的丰富意涵,而这些形象的认知,无疑来自于这些美术家的出身与经历,尤其是他们为了表现他们心目中的这些人民与民族形象而经年累月扎根其中与他们休戚与共而形成的精神情感的共鸣,充分体现出艺术家们“深入生活”要身入、心入,“扎根人民”要情系、心系,创作出的作品才能够不仅具有独特的个性风貌,而且富有鲜明的民族气派和中国精神。

  据悉,展览在京展出后将在天津市美术馆、重庆市美术馆、广东省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巡回展出.

专题首页> 骆根兴个人简介、创作谈、专家评论


骆根兴个人简介

  1955年生于河北深县。1986年毕业于天津美院绘画系,2004年中央美院油画材料工作室访问学者。现为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委员,全国大型美展油画评委,全军艺术高级职称评委,总装备部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职画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全军美术展览及出国展出,版画《当代人》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版画《静默的世界》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版画《星光灿烂》获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三等奖,油画《大敌当前》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油画《西部年代》获第十届全国美展获金奖、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届文艺大奖。1999年获“鲁迅版画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央军委大楼、广州博物馆、聂荣臻纪念馆、天津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及美、日、韩等国家的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作品被编入《中国当代艺术》《中国百年版画》等画册,出版个人画册《骆根兴油画选》。




绘画应当表现人性的高尚情感

骆根兴

 

  今天的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正处在物质欲的洪流当中,艺术家“时代的良心”也在经受着时代的拷问。艺术家的使命告诉我们,他必须永远以真诚的情感而创作,使其更好,更充分的表现他那个时代社会的或者精神的需要和憧憬。艺术品是给大众看的,那么就应该表现这些人,要使他们能够喜欢和欣赏,能够受到鼓舞,或者说起到正能量的作用。我们只要把立足点放在最普通大众的表现上,在这个基点上站稳了,那么在形式上可以有更多的变化,更加多元,更加丰富多彩。艺术作品的成功离不开圈内专业人士的认可,但不能仅仅满足于此,优秀作品也只有在人民大众中生了根,才会有更多的人欣赏受益。

  没有情感的投入就不会有艺术的产生。人生的情感经历往往影响着艺术家的走向和风格面貌的形成。对于有当兵历史尤其是当了很多年兵的人,经历了军队“大熔炉”的锤炼,就有了一种对人性崇高精神追求的执着和坚守。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幸运的参军,来到神秘的导弹卫星试验部队,它被业内人士称为文艺创作的的“富矿”。由于工作关系有机会常年泡在部队基层。这支部队主要分布在大西北的秦岭深处,荒凉的大漠戈壁。特别在一望无际人烟稀少的戈壁滩生活工作,长年陪伴的是夏日骄阳似火,冬天的寒风凛冽。可数的植物就是红柳~胡杨和骆驼刺。当一个居住大城市的人来到这里,反差和感受是强烈的。在这里生活首先要经受住这种恶劣环境的考验,岁月磨砺出人们战胜孤独吃苦耐劳的坚韧意志。工作任务的艰巨繁重要求所有人迅速融进这项事业中去。我目睹和切身感受到在这么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搞成了原子弹导弹和卫星,这是多么了不起引为自豪的事情。每个人都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无穷的人格力量,每一次试验任务的成功,我感到都是高尚的人性精神的胜利,都会让我产生表现他们的冲动。所以表现“两弹一星”的人物创作,也就成了我钟情的题材之一,并创作了以西部科技为题材的系列作品。

  人生要经历很多事,这件事却促使我完成了从题材到风格的转型。1986年我随总政到法卡山前线慰问。那时大的战事刚刚结束,但仍感觉到战场呛人的火药味,敌方阵地的黑枪随时在不远的地方射出来。为保护我们的安全,战士们持枪守护着我们,面朝敌方一侧,以肉体挡住敌人随时可能射出的子弹。我被这个行为震撼着。这种强烈的感受深深的铭刻在我的生命里,让我悟道了在人的生命里还有最为重要的东西——人性的崇高精神的存在。当无法抗拒的情感占据内心时,就会发生行为的转变。由此我结束了以往绘画轻快抒情的画风,而将艺术探索方向转向了更具思想深度更具精神内涵的历史表达。尽管做这个选择在当时并不看好,但我感觉已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与向往。我一头钻进了近现代军事历史画创作当中,尽情在画面中诠释和营造人性表现的各种状态,表达了对善良,正义,光明战胜和取代腐朽邪恶阴暗的主题。这种创作的状态让我产生了精神归属的满足感,灵魂有了栖居之地。

  在历史画领域里探索,我一直在追问自己,这样的创作应该怎么画,在这个时代军事画应该如何去画,要具有怎样的面貌?以前这种历史画大部分还是要有情节性,要交代清楚这个战役是怎么回事,有哪些人参加,当时人长得什么摸样,穿什么样的衣服,拿什么样的枪等等。都要清楚明确。后来认为仅仅满足这样的要求不行,这是比较低层面的东西,还是说明一件事。我们要的是一件艺术作品,要有精神高度和学术高度。就是说我们要把现在感觉到的历史氛围表达出来.其实我们现在距离过去已经太远了,许多都搞不清楚。但是我们要把这种历史氛围营造的让人信服,觉得就是这样,很真实。这是我们能够让观众看进去的首要因素。第二个层面是要塑造形象。形象能否立得住,能否震撼人,这是很重要的。可能和地方的一些创作有些差异,军队题材其内容本身就要求出现形象。仗是人打的,而且人在特殊的情况下,那种非常紧张,激烈,甚至面对死亡的状态和我们现在看惯了和平时期的人是非常不同的。这种特殊的形象感,要尽可能真实的表现出来。最高的层面,我觉得作品里要能够折射出更崇高的东西,带有人性的那种崇高,这是应该作为军事绘画追求的一个目标。不仅仅是让人看到一个很感动的形象,一个生动的场面,最主要体现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可能是我们现在所缺乏的。在看惯了和平时期安宁的景象之后,再看到军事历史画,让人感到还有一个非常坚韧,非常不容易,还要为之奋斗的一面,要读出很多这样的东西来,我认为这才能达到军事历史画的艺术要求。我们基本上这个方向努力,但是目前做的还很不够。做到第一点第二点应该不太难,但是做到最终的高度有难度。我们现在和国外的那些经典军事画历史画和战争画相比较就能看出差距。差距主要就在第三个层面。我们的创作还是偏重于表面的东西多,艺术的成分还是少一点,还应该继续努力。

  在我的艺术生活中,真诚的情感一直是创造的核心动力。“没有‘人的感情’就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人对真理的追求”。对我来说,绘画是抒发情感的艺术,我只画感动我的东西,没有情感的注入很难进入忘我的创作状态。艺术家的情感生活,就是经过这样的那样的亲身体验,对灵魂有了触动,使自己的精神随之纯粹起来。激活出艺术的火花。正如托尔斯泰所言“艺术是这样的一项人类的活动:一个人用某种外在标志有意识地把自己体验过的感情传达给别人,而别人为这些感情所传染,也体验到这种感情”。当代的艺术也应该以真诚高尚的人性追求来感染着观者。

 

 


铅华洗尽中国大美

《解放军美术书法》杂志执行主编 郭兴华

 

  骆根兴是当代军旅美术发展中一位承前启后的典型代表。作为老画家和年轻画家中间的一个纽带,他既从老一辈那里继承了雄浑大气、沉着深刻的创作情怀,又不断地打破创作的既有模式、转换思维,时刻保持着年轻的创作心态。而这恰恰促使骆根兴将中国绘画的精髓——“写意”的意境之美与西方绘画的造型之美结合起来。他的创作没有游离油画的可塑性特征,而是对形式的提炼和语言的纯化形成了颇具中国艺术精神的写意风神,这是中国油画实践与探索的成功表现,也在油画创作中充分展现了具有民族特色的东方大美。而在骆根兴的军旅创作生涯中,扎根部队生活、关注身边平凡的人情冷暖,始终是其无悔的创作初衷。

  对一位以艺术为业的人,所具备艺术素质的程度,决定着他能走多远。骆根兴从小学习国画,又画油画,到部队工作后,画幻灯片,出板报,写标语。也做过连环画、插图、宣传画、壁画、设计和舞台美术等工作。这些经历为骆根兴的艺术创作奠定了扎实的功底。在国防尖端科研部队系统长期的工作和生活,使这支部队工作的独特性质,深深地吸引着骆根兴。整整26年,每次有试验任务他都会随战士们下到部队和机房。对一线官兵的工作状态和情感的深入了解,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也催生了大量反映和表现这一领域的版画和油画作品。如果说1973年的一张《我的家乡》还略带青涩,那么时隔6年后的1979年画展,骆根兴画了一张《何罪之有》参展,已经是在光影和色彩上令人喜悦振奋的成熟作品了。但骆根兴很快陷入对创作上所面临的一些问题的思考中,进而选择尝试版画创作,尝试去改变。随后,骆根兴进入天津美院继续深造。“入学后,第一张课堂作业是画石膏。画大卫石膏时付乃琳教授耐心地守候在我旁边,一根脸部轮廓线整整调了一天。这样较真的方法,对于艺术上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不怕反复,开始体会素描、油画反复修改调整的过程,好东西的出现往往是在学习最困难的时候产生的。”骆根兴认为,在天津美院的学习是他人生最好的阶段之一。

  从那时起,骆根兴就不停地追问一个最为本质的问题:绘画表达什么?而对于这一问题的求解是在不停地创作中完成的。一方面,骆根兴从中西方的双重土壤中吸收营养,优化创作形式;另一方面,他又将创作的初衷深深地扎根在百姓感情和生活体会中。在创作《大敌当前》这幅作品的时候,他把宋代山水摆在里面,甚至还有书法。他很喜欢看五代、宋的山水画,看徐渭和八大的作品。这些作品在笔墨的意象造型结构和油画的色块笔触的空间架构有很多相近相通的东西。区别是工具材质的不同,在审美的方向上也发生了变化。到近现代许多西方大家都用线,很有表现力、很有味道。在用线的表现力上,中国的绘画有丰富的整套东西,由于审美方向的不同,传统的中国绘画是意象造型,难免刻画人物不深入,线条流于程式。西方的绘画,尤其是油画,线与色块体积是溶在一起的,随着形体塑造掩盖了线条。到了现代,西方人有了突破,线条的表现力开始突显出来。中国画讲究气韵,画面气息更为通畅,宣泄情感更为自由。中国山水画咫尺千里的空间感,给予了他很大的启发。把中国绘画最大的优势——空间布局的自由丰富运用到油画创作中去才是明智之举,而他是朝着这个方向去探索和摸索的。在骆根兴看来,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开阔了眼界,观念不停地翻新,作品的花样应接不暇,甚至有些视觉麻木了。艺术只有真诚记录了时代运行的轨迹,表述出了大众灵魂深处的情感,作品才有分量。在国际化的文化背景里,更需要承接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在精神与品格的提升中,生动而深刻地记录表述这个时代的情感历程。

  在骆根兴的艺术创作中,始终可以看到他所坚信的艺术的两条根本:一是根基,二是情感。根基是不断地回归传统,因为艺术离不开文化的命脉。东西方几千年就沿着各自的文化脉络发展下来的。碰撞和融合不是消失自己,而是更加壮大和更有生命力。离开了这个土壤,恐怕是走不远的。二是真诚的情感和感受,而这一点在当下尤为重要。今天社会飞速的发展超过了人类任何一个时期。人与社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日新月异,这是生活在当代的人都感受得到的。作为当代艺术家所追求的核心正是对当下的社会思考的一种批判性表达,艺术家置身的是今天的文化环境,面对的是今天的现实,他们的作品就必然反映出今天的时代特征。骆根兴每一次到基层到农村到部队,都能从这些过程中体会和挖掘那些人性中最美好和崇高的东西,塑造众多有神采的人民形象是他一直以来的艺术追求。例如在《哨卡的婚礼》这幅作品中,骆根兴抓住了战士的部队婚礼,作为一个别样的表达角度,来体现战士们花样的年华和无悔的青春奉献。在欢呼与雀跃的战士们的簇拥下,一对新人在部队里度过了他们最神圣的时刻。军人的炙热与豪爽,爱情与友情的交织,人性中最真实最美好的情感似闸门开放般倾泻出来。

军旅生涯46载,基层部队生活26年,骆根兴早已把基层官兵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融进了艺术创作中去了,洗尽铅华,展现中国大美的根源竟在那份热爱之中。

  绘画表达什么?最终是你的内在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