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10月18日上午10时,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美术馆共同策划主办的“向人民汇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当代十五位美术家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展出李焕民、詹建俊、刘文西、徐匡、刘大为、韩书力、吴宪生、赵奇、许江、骆根兴、陈坚、郑艺、于小冬、陈树东、柳青等15位长年扎根基层、深入生活、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取得丰硕成果的美术家的代表作75件,以及个人写生速写稿、创作谈和专家评论,循环播映个人艺术创作专题宣传片,并出版发行150件作品的同名画集。下午14时,将在中国美术馆报告厅举办专题研讨会。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2014年习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更鲜明地提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郑重论述艺术对于生活唇齿依存的关系,强调艺术对于社会民生的关怀。会议召开一年以来,中国美协通过特邀美术家创作主旋律作品、组织专家指导、举办创作培训班、带领美术家下基层写生、举办美术作品展览、开展美术支教和志愿服务等百余项专题性活动,积极引导美术家主动地承担起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社会进步的历史责任,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内容丰富、形式各异的美术创作、展览、研究活动,为人民群众提供了丰盛的精神食粮。为进一步落实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繁荣美术创作、推动美术创新,褒奖一批长期扎根生活、情系民生、为人民造像并取得艺术成就的当代美术家典范,中国美协召开专家认证会,确定为这15位老中青结合的美术家举办专题学术展览。他们不仅有20世纪五、六十年代塑造新中国人民形象的杰出代表,而且有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刻画改革开放的民族形象的时代先锋,还有的是新世纪表现消费社会民生形象的佼佼者。他们的艺术创作为中国画的现代转型,为油画、版画、水彩和雕塑等外来艺术的民族风格、中国精神的形成做出了卓越的探索。更为可贵的是他们始终如一,长年坚持扎根生活,深入发掘属于自己的艺术富矿,寻找到自己抒发情怀的创作母题。他们或深入边远偏僻的乡村、边地少数民族聚居区写生,或时刻观察身边生活,收集创作素材,力求从人文主义视角观察和揭示新中国人民大众更为深刻的精神内涵。刘文西笔下的陕北农民是质朴善良的,吴宪生刻画的农民形象如家人般真切朴实,赵奇描绘的农民则总是具有一种苦涩感,郑艺则展现了一个现代普通的中国农民身上所包含的艰辛与刚毅、迷茫与坚守并存的精神气质;詹建俊刻画出激昂的理想主义垦荒知识青年;李焕民、徐匡表现出喜悦的翻身农奴形象;刘大为、韩书力、于小冬、陈坚笔下蒙古族、藏族、塔吉克族人物群像,揭示了这些民族的静穆坚韧的精神世界;骆根兴、陈树东集多年军旅生活的积淀塑造出厚重坚实的当代军人形象;柳青则最直接地呈现了当下日常生活中的民生众相;许江则通过葵园来探寻中华民族在屈辱、磨难中抗争与奋起的民族精神。

  这些标志着新时期有关人民与民族形象塑造的经典之作,并不是简单地说明生活,也非刻画标签式的人物形象,而是试图从更加深广的历史、环境、民俗和哲学的角度来发掘人民与民族形象的丰富意涵,而这些形象的认知,无疑来自于这些美术家的出身与经历,尤其是他们为了表现他们心目中的这些人民与民族形象而经年累月扎根其中与他们休戚与共而形成的精神情感的共鸣,充分体现出艺术家们“深入生活”要身入、心入,“扎根人民”要情系、心系,创作出的作品才能够不仅具有独特的个性风貌,而且富有鲜明的民族气派和中国精神。

  据悉,展览在京展出后将在天津市美术馆、重庆市美术馆、广东省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巡回展出.

专题首页> 郑艺个人简介、创作谈、专家评论


郑艺个人简介

1961年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8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任黑龙江省美协副主席、省油画艺委会主任,哈尔滨画院副院长,哈尔滨市文联副主席、市美协主席。20039月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所。现为清华美院绘画系主任、教授,俄罗斯列宾美院名誉教授,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美协民族艺委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北京市四个一批人才。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油画《北方》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并被日本福冈美术馆收藏,《走近永恒》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凡心已炽》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眺望新世纪》走向新世纪—中国青年油画展 中国青年油画展奖,《炽心已飞》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优秀作品奖。出版《郑艺油画专辑》,编著《油画风景技法画例》,并发表论文《艺术家要有自己的个性》《肖像艺术之根》。





向人民汇报

清华美院绘画系主任、教授 郑艺

 

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这个家庭靠诚实认真的学习劳动获得了生命的活力。我从中受益,我的绘画起源于家族,来源于生活,我的艺术植根于对生活的非凡感受与深刻观察。呈现于眼前的,是我几年来创作的部分作品,它们记录了我对人与自然的观察和体验,折射出我对生命的思考和热爱。

我的少年时代是伴着俄罗斯巡回画派列宾、苏里科夫、列维坦等大师的画册度过的,受这种文化熏陶,我对家乡美丽的松花江、辽阔的东北平原有着极强的感受,这种感情经验在我以后的创造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1981年我考入了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4年严谨刻苦的训练,使我扎实地掌握了油画技法,真正步入油画艺术之门。1985年毕业后到哈尔滨画院任创作员,这无疑给我的创作提供了更大的舞台和创作空间。特别是2003年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使我的视野更加宽广,观念更加包容。

我喜欢描绘平凡的事务,用精巧写实的笔触,透过对乡土的浓厚感情,抒写平淡生活中包含的哲理。面对纷繁的流派和各种时尚的涌入,在这形式与技术花样翻新的年代,我忠实于自己的美学原则远重于迎合某种艺术时尚。在我的作品中,无论是人物、牛羊,还是大地、土墙,都被赋予了某种象征的寓意,不仅蕴藉着我从少年时代就有的感情体验,而且融入了我对人生、社会、自然的深刻感悟。

我对北方乡土十分热爱与关注,这块近乎无边的大地居住着我许多亲朋好友,我虽生长在省城,但对乡间的一切,对大自然有强烈的新鲜感、对比感,然而这并非我画北方乡土的根本原因。乡土的地域性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表层的东西,我想借此表达我个人的人生理念,或者说是试图寻找一种恒久的哲理。1989年我创作了油画《北方》,运用纯正的写实手法描绘了一群奔走的羊。我特意保持了除羊之外所有物象的单纯和统一。这种有意地删除,排除了对生活场景的再现,证实了我以具体的物象展示具有象征意义的追求,芸芸众生的羊群展示生命的奔波、诉说生命的顽强。我的油画《走近永恒》描绘了老人、斜阳、土墙等瞬间的东西,其实这是一种概括,其中包含了对美好事物,对人生将逝的伤感与惆怅。这里不是一个诗化的、静止的结局,而是表现一个在历史进程中正在趋向消失的环节的瞬间,在这个瞬间里隐含着丰富的历史内容,它包含的可能性也可以说是无穷的,对这一环节的理解、超越,才是画面真正要说的东西。油画《驰骋的心》正是这样,深邃湛蓝的天是灵感的源泉,杂草丛生的乡土泥墙是人类生长的起点。用沉静、庄严、规律、耐心与无休的梦幻,不矫饰,不做作地把敦厚、胆怯,裹着大衣,隐藏着原始力量的农村青年淋漓尽致的加以展现。这里没有荒谬、脆弱,只有贫穷与柔弱,深蕴着伟大精神和不朽的道德力量,似乎漫不经心的审美视角,轻松柔和自然的语言表现,把和谐秩序展示给热爱生命、关注人生的人们。

油画《眺望新世纪》是继《驰骋的心》之后,又一用写实手法展示东北农民精神面貌的创作。我喜欢写实油画,它包含了绘画艺术的诸要素,它有极高的技术含量。它既是一种媒体,又是一种艺术,它是超越客观真实的。我以朴素的情感,描绘了一位体魄强壮的青年农民,直立、双手插兜,昂首挺胸眺望远方,眺望着未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他也充满希望。作为男人,是贫、是富,都要跨入新世纪,顶天立地的构图,强化了男人的责任和力量。体现了一个普通中国农民身上那种有希冀、有勇气、不服输,刚毅又迷茫的民族精神,展示了当代农民在辛苦的生活中对精神价值的追求。

只要画家有高超的情怀,就不难表现出一切事物的崇高之美。我努力挖掘生活本身的美,力争使作品关注现实,但又游离生活原型,努力追求现代艺术品格,但又与流行派拉开距离。油画《步步都是希望》取材依旧是北方农民的原型,这位老农常常使我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褐红的脸庞是终日劳作在太阳下的迹象,正因为是生活的主人,所以他觉得活着步步都是希望。当我画完这幅画时,画中老人的儿子从报刊上看到了这幅画,几经周折找到了我,农民的儿子纯朴真诚,拉着我的手憨笑无语,画中的老人已去世,儿子更加理解、思念父亲,作品成了永恒的纪念,那真是令人感动的一幕。

油画《炽心已飞》中的劳动者,虽然还不能脱离繁重的体力劳动,但无论环境怎样艰苦、劳动怎样繁重,已经都压抑不住他对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力的向往和追求。他抱着耙子发泄内心的激情,真正做到了有了快感你就喊,这完全是当代农民的坚毅、坦诚,是智慧地参加劳作。

对真正的艺术品来说,其含义不应该是单一的。画家的构思、技法、艺术原则都处在不同的发展变化中,欣赏者也同样以现代观念来看待、审视现代作品。艺术作品之所以是时代和社会的必然产物,不仅在于反映现实,更在于艺术家以自己的方式反映和揭示该时代、该社会人的状态,人对自身的思考,以及对过去、现在、未来的理解。在创作中,把东北乡土鲜明化,这种真实的乡土感受,包括外在的细腻观察和描绘及内在的生活情感的体验,是我多年来的艺术主旨。每到乡下,面对稀松平常、贫乏简陋的场景,我都力求挖掘出不平凡的题材。我在人们不经意的平常光景里,或在居住日常可见的琐事中,在场景的各种角度、形态、光线等自然元素中,寻找能够与自己内心深处不平常的情怀相沟通的契机,尽力捕捉住它们,追求美感因素,并随着自我精神的注入,挖掘深入表现的可能性。贫困粗陋甚至乏味的事物有时更能让人感动与惊奇,更具有宁静、深远的意境。油画《蕴》正是描绘乡村司空见惯的景物,池塘庄稼漫草,人迹车辙小道,构成的令人魂牵梦萦的神奇大地。这里有童年和青春的水乳交融,这里有奋斗的激情奔涌。在这里,我与朋友盘桓驻足,领略诗情画意,欢乐安静,还有荣誉奔忙。

艺术作品必须能触及情感与心灵。作为画家,与以文字表达精神的作家、哲人、理论家不同,画家只能以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独特的技巧来表达自己的意志。优秀作品形成的视觉氛围,是无法用别的语言、方式来取代的。只要下了苦功,有了刻骨铭心的生活经验,有了血肉相连的感情交融,有了亲近大地的匍匐与谛听,有了对于人民音容笑貌的记忆和欣赏,你画出来的人、生活、情感就能充满真情,充满趣味。一幅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好的作品,不但体现出一种敬业精神,更是一种人生态度和人格力量的显现。去年1015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集中体现了党对文艺工作的新思想、新判断、新要求,是开创艺术事业新局面的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我的作品,表现人民、讴歌生活,描述了生命的生存状态,同时昭示了自己的人生理念,在这条路上,我将做持久不懈的探索与努力。

 


中国农民的梦想和赞歌

——郑艺油画艺术简析

(英国)黎丽  胡东放

    在中国当代油画的大视野下,郑艺无疑是一位在绘画的精神、主题和风格上都紧贴时代脉搏的艺术家。当风格各异的现代风尚衍生出的那些优雅豪华和炫奇争异在我们周围堆起甜腻或迷茫之感,并热热闹闹地爬上许多展厅墙面的时候,郑艺的画面却始终向我们透露着另一番凝重肃穆的清纯气息,那是中国北方乡村广褒大地上的一些瞬间:云空、原野、羊群、稻草人、远山,那些无声的村民和景物被表现得沉实、静谧、意境深远,仿佛天地万物都屏住了呼吸,默默地凝视并思考着这些静穆与永恒的瞬间……这就是多年来为郑艺赢得了许多奖牌和赞誉的北方乡土系列油画。

  哈尔滨是郑艺和他的油画艺术的故乡。从近现代西方油画对中国油画的启蒙来看,主要有西欧和俄罗斯两个源头。在哈尔滨这座中国北方最具俄罗斯文化风情的城市里,有过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和苏联现实主义油画的深厚影响,这些都为郑艺油画艺术的形成和成熟打下了经久的烙印。

  郑艺的油画奠基于他的艺术理想:那就是除了艺术的禀赋和技巧之外,他首先是一位有艺术信仰、有人生理念、有强烈社会现实精神和感情、有对艺术真善美的理想境界诚心追求的艺术家(这一点对任何一个在艺术史上想有所作为或能有所作为的艺术家来说都是最根本的素质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文艺座谈会上曾语重心长地谈到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回望历史,在西方油画体系成熟之后,表现真、善、美这一人类精神境界的最高主题一直是其艺术的核心和主流价值之所在。在体现这一伟大精神传统的西方诸多画派之中,是写实主义画派把对真善美的追求从理想主义的向往转化为现实社会的表现。我们看到,在十九世纪欧洲写实主义的旗帜下,曾出现了法国的巴比松和英国的风景画派、米勒一类的乡村画派、荷兰的海牙画派、比利时的社会绘画等众多派别,但是在所有的这些与写实主义精神和旗号有关联的画派之中,从反映艺术的现实本质、从对人类真善美追求的虔诚、从绘画的民族性和爱国主义、尤其是从艺术对社会底层人们的真情关注等方面综合看来,俄罗斯的巡回展览画派在世界绘画史上堪称达到了这种现实主义精神中的至高境界(虽然对此西方艺术评论界表现为有所忽视和淡化,而这种态度也体现了西方的那种西欧艺术中心论的观念);我们仅从列维坦的那些风景油画中体现出的深远的人文境界来看,在世界风景油画史上可以说是无人能及的。

  我们无论从郑艺的言谈或是其作品之中,都可以明显地感到他在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神命脉的同时,对俄罗斯巡回画派的那种面向人民和面向现实的精神和风格都多有借鉴和承接。在郑艺的那些天空地阔、朴实凝重的乡村画面之中,我们读到的是理想社会的精神价值在现实最普通的人们心中的折射,是隐含在这些普通人性中的真、善、美的自发和庄重的表现,这种表现不仅是写实的形式,更来自他把握住了油画传统的体现着崇高审美意境的艺术人格和心灵。虽然郑艺对油画艺术的表现方式和风格有着欧洲油画的印迹,但他的艺术根脉、主题和感情的表达却实实在在是中国式和个性化的。他的目光和心灵连接着中国北方的乡村和那里的普通农民,他欢乐着农民的欢乐,忧患着农民的忧患,梦想着农民的梦想。他长年迷恋着那阔野大荒的气息,参悟着这些世代农民的情感和心绪,并从中接通了传统艺术中真善美的崇高精神。在表现这种普通现实中的大真和大美的境界,郑艺采用了他那细微的、严谨含蓄的、情感虔诚的、组织与构成和谐的、并有着纪念碑式特点的绘画语言风格。而这种谨密庄重的风格不仅仅是一种对社会最普通层面上的人们的态度,更是一种对艺术和自然的态度,一种对历史和人生的态度,一种对人类的理想境界的态度。在郑艺的这些画面里,从形式到意境都是纯净的:没有轻浮,没有机巧,一切都结结实实。风吹草动,心舒有笑,呐喊有声,泥土就是泥土,自然就是自然,生命就是生命,梦想就是梦想。这画面里没有道具,不是化妆,没有演出,既是瞬间,更是永恒。

  郑艺的油画艺是具象的,虽然他的许多图画取自照片,但是油画艺术的价值不在起点而更在结果。通过深沉的思考和敏锐的艺术直觉,郑艺从现实生活中撷取到了那些转瞬即逝的瞬间,并通过自己的艺术才华和扎实功力将这些瞬间定格为永恒的静穆之美。在这层意义上,郑艺油画艺术又是抽象的:这是一种把观者的感受由眼前的视觉真实引领到深广的思想内涵的抽象,是把画面的单一性外表引向意韵的无限多义性的抽象。

  郑艺常常通过村民们流露着自然心境和远望的眼神,把中国北方农村一幅幅常见的田间小景,推向了广阔的思想感悟的时空,在这种抽象广大的含义上,这些村民既是北方大地上的那有名有姓的农民,也是任何的对新的世纪和时代充满感受、希望和梦想中国的农民,他们可以是米勒的名画《天使》中虔诚的田间农人,可以是罗丹的对人生和命运的《思考者》,更可以是当今中国大地上怀揣中国梦的那些有血有肉、为中华民族的复兴默默奋斗的那些可爱可敬和有尊严的普通人……在这里,环境也不再仅仅是北方乡村的土地,那里已经融进了自然、社会、历史、人生和命运的某种多义的象征:自然的崇高伟大,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中国传统哲学和美德的召唤,人对命运和现实的思考和奋进的梦想等,这些都是人类的文学艺术中的某种永恒的主题。我们看到,郑艺正是通过对中国北方的农民和农村的场景表现,表达了对这些永恒的主题的现实表现和时代解读。可以说,以极其写实的语言来表现极其广泛深刻的精神意义,正是郑艺的艺术中极具厚度和极具精神魅力的特色。

  我们分析郑艺的这种现实主义油画创作的思路和手法,对中国油画在当前形势下的继续发展也不无意义。实际上,比照西方成熟的油画传统,中国油画还相当年轻,而中国油画在遇到改革开放后的宽松艺术环境的时候,恰恰碰到了现代派油画五六百多年的传统(包括现代派)同时涌来的情形。这样,要从这纷乱中全面充分选择吸收欧洲油画的传统精华就成为中国油画发展的关键。我们看到,欧洲油画艺术的真善美思想和现实主义的精神技法,一直是欧洲油画传统中最伟大和重要的本质之一。包括郑艺在内的那些恪守中国现实主义画风和精神的画家们,他们在当代最大意义和历史作用,就是通过对西方油画传统中那些基本的核心部分的吸收,并结合对中华民族自身的那种崇尚真善美的传统精神和风格的发掘和融合,创作出具有中国文明的精神和气派的写实油画的中国油画经典来。

  中国正处在一个伟大的复兴和变革的时代,实现中国梦的伟大旗帜正在高扬。能在这一伟大事业中有所作为,正是这个伟大时代和人民对于包括郑艺在内的所有当代的中国艺术家寄予的厚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