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铭记历史,弘扬长征精神;不忘初心,走好新长征路。

8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历时两年,战胜重重艰难险阻,最终在西北地区胜利会师,完成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是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壮举,凝结成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成为中国人民坚定无畏的精神象征,成为中华民族在奋进的道路上不断取得胜利的力量源泉。

为隆重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共同主办“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美术作品创作展”,组织全国七大美术院校和部队组成12个创作团队,历时一年,创作出123米乘8米的宏幅巨制,于20161022日“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纪念日在国家博物馆南1、南4厅向公众展出。

此次大规模的主题性美术创作,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繁荣和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催生主旋律美术精品创作的一项重要举措。组织者精心策划,周密安排,特邀军史专家和美术专家反复论证,选取红军长征中最经典的12个历史节点,“十送红军、血战湘江、遵义曙光、四渡赤水出奇兵、娄山关大捷、彝海结盟、飞渡泸定桥、翻越雪山、草地铁流、智夺腊子口、直罗镇大捷、大会师”作为表现主题,串缀出长征的大致脉络,以油画和中国画的形式再现那段艰苦卓绝的峥嵘岁月。

展览将展至1110日。



专题首页> 《遵义曙光》创作谈

《遵义曙光》创作谈

中国美术学院创作组

                                              

    81年前,遵义会议为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指明了方向,为中国革命迎来了胜利的曙光。81年后的今天,国家委托中国美术学院的美术家们创作历史画,以写实油画的艺术表现形式重现这一改变中国命运的重大历史事件。这种庄严委托对于创作者来说既是一种莫大的信任和荣耀,同时也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和责任。

    自接受任务的那一天起,中国美术学院“遵义会议”创作组就拧紧了发条、卯足了干劲,决心完成一幅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向那个苦难辉煌的岁月致敬!向党和人民汇报!许江院长非常重视这次历史画创作,他在接受创作任务后的第一时间召开了创作准备会议并指导相关工作,会上宣布了与创作有关的两项重要决定。一是确定创作组成员名单,由许江院长担任创作总指挥和艺术顾问,邀请专家定期对创作进行指导和检查。由绘画学院院长杨参军和副院长井士剑两位教授担任主创,由学院中青年教师任志忠和周小松共同参与创作的四人骨干创作团队。二是马上落实了创作大型历史画所需的场地和设施,从学院的层面尽最大的力量支持创作。在创作人员和场地都已落实到位后,创作组立即安排了去遵义会议会址现场进行考察和采风的活动。

    2016年127日,中国农历小年这一天,创作组一行六人来到遵义,先后参观了遵义会议会址和遵义革命博物馆。井士剑老师在遵义会议会址画了大量的现场速写,同行的老师也拍摄了许多照片并采集了许多第一手创作素材。通过参观遵义革命博物馆,创作组成员对遵义会议召开的历史背景,以及与之相关的许多历史事件有了更加清晰和全面的了解。这样具体的认知对于创作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从遵义采风回杭州后,创作组马上着手确定作品的立意与构思。其实去遵义采风之前,主创老师们就对以“遵义会议”为主题的绘画作品进行过细致的比较和研究。井士剑老师提出了一个创意,他说以往的绘画作品基本都是把描绘重点放在“开会”的场景营造与人物刻画上面,而对于开完会以后的描绘相对是个空白。为了避免与以往的作品撞车,我们能否画开完会以后领袖们走到室外,在走廊上远眺祖国的山河,思考红军长征的方向和中国革命的未来?我们的作品是不是应该着重刻画领袖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胸襟与气度!?关于这样的创意井士剑老师很快就拿出了素描稿和色彩稿。许江院长对于这样的构思也非常赞赏,并亲自画了一幅油画色彩稿为创作提供指导。杨参军老师也拿出一幅色彩稿,他用紫色调来表现晨曦时分的色彩和气氛,领袖们迎着晨光的脸庞和身躯呈现暖暖的色彩,画面气息宁静安详。许院长看到杨老师的色彩稿后脱口而出:“这幅作品就叫《曙光》吧!”

    画过历史画的人都知道,照片资料的不足是影响创作进度的最大障碍。尤其是对画风写实的油画家来说,缺少关键照片资料就意味着创作的中断。创作组未雨绸缪,提前与横店影视基地取得联系,委托基地提供群众演员和服装道具,租用他们的影棚拍照取景。经过两次往返拍摄,创作组基本补足了现阶段创作所需的素材。根据手边的图文资料,创作组经过多次斟酌和讨论,确立了画面的基本构图和框架。

    毫无疑问,毛泽东主席是画面的“第一主角”,他立于画面最显要的位置,周恩来、张闻天、朱德作为长征时期我党的主要决策者环绕在主席周围,形成画面人物的“第一方阵”。在他们身边向左依次排列着刘伯承、林彪、彭德怀,邓发、李卓然等一众战将,在这些战将中穿插排列了刘少奇、邓小平、陈云等几位文官,王稼祥因为受伤,所以安排他坐在藤椅上,这16位军政要员形成画面人物的“第二方阵”。两组人物动态各异、神态安然,目光中透着坚毅与自信。这两组人物的组合恰是“火车头”拉着“火车车厢”,向着革命胜利的方向一路开去!在画面最右侧,有一位站岗的红军小战士,手握钢枪目视前方,这样一个形象包含两层寓意:一是革命政权需要武装来保卫;二是遵义会议解决了长征最为重要的指挥权问题。

    在画面构图和视角选择上,创作组的老师们不满足于传统的定点透视,而是把通常的60度角视域扩展为180度广角视域,这样既拉伸了透视,又增强了画面的宏大叙事感。

    如何巧妙用“光”来加强画面的艺术效果,历来是衡量油画艺术表现力高低的关键指标。遵义会议在117日早晨结束,那时东方微亮,而走廊的灯光依旧亮着。因此创作组设计画面的主光源为右侧的自然光,而左侧的灯光为辅助光,这样就形成了光源的一左一右,一冷一暖、一强一弱的巧妙反差。“光感”的成功营造和渲染成为《遵义曙光》这件作品最大的艺术亮点。

    对于一幅8米长、3米高的大型历史画来说,如何形成一个“坚实而有序”的画面结构,又不至于简单和呆板,就成了一个需要反复推敲的学术问题。由于尺幅的特点,横向展开和人物队列式布局就成为画面的大节奏,横向的大线条形成画面的稳定结构。走廊的一大一小两个圆拱,在增强画面动感的同时又使主要人物被衬托得更加突出。由于画面人物大部分都是站姿,所以在节奏上容易显得单调平板,创作组在刻画人物时用衣服的轮廓和线条变化巧妙地化解了这样的问题。

    创作过程是紧张、痛苦而又无比幸福的双重体验,其中滋味只有置身其中才能体会到。杨参军老师经常用这样一句话来鼓励和鞭策大家:“既然我们接受了这个创作任务,就尽力把它做到最好,不要让自己留有遗憾!”杨老师有早起的习惯,他每天早上七点半进画室,下午五点结束创作,每天近九个小时的高强度创作,几乎是风雨无阻。创作组所有成员的中饭就是一份简单的盒饭,杨老师和井老师觉得吃饭尽量从简,把尽可能多的时间留给创作,饭后杨老师就躺在硬梆梆的画台上小睡一会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杨老师和井老师的感召下,创作组始终保持着充沛的创作精力与旺盛的创作热情。

    创作的过程虽然艰苦,但每当画面出现一些好的效果时大家又都十分兴奋,有种收获的幸福感充满内心。当创作接近完成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振奋与喜悦的。整个团队的运转是高效的,当创作在哪里遇阻,大家就马上想办法解决。整个创作制作阶段,团队的老师们达成了一个共识——不让小问题过夜。虽然创作组运转高效,但还是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这些困难与其说是现实困难,还不如说是团队老师们在学术上坚持高标准而造成的客观结果。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画面中间的人物组合——王稼祥、陈云与杨尚昆三个人物的动态、空间关系反复调整了数次。有时三个人物已经基本画完,但是有老师说还不够完美,经不起推敲,于是就抹掉重来。人物动态也是几经反复,最后终于在一个相对较理想的阶段停下来,这样的调整与修改成为每天的常态。另一个例子是“杨参军老师的天空”,为了让天空的色彩看起来真实自然,杨老师连续一个星期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抓拍天空的色彩和云朵的变化。到了画室带着最新鲜的感受充满激情地作画,如此反复修改了十几遍才算满意。有几次调整是因为色彩没有达到晨曦时分的效果,又有几次是因为云彩的形状与衔接关系不理想。从观众的角度看,其实就是一点并不明显的微妙变化。杨老师这种对于画面细节近乎苛求的创作态度,对团队其他几位老师触动很大,遇到困难时,只要瞟一眼那片天空,每个人都会不动声色地尽全力解决。艺术前辈们正是以这种言传身教的方式告诉后来者:所有优秀的艺术作品中都有一种叫做“学术良心”的东西在起支撑作用。正是这种灵魂性的东西让一些历史画穿越时空呈现在我们面前,而成为不朽的经典。

    这幅大型历史画作品的创作历时十个月,团队成员通力合作,克服重重困难而不辱使命。作品完成时,每个人的内心是幸福而充实的,表情是镇定而喜悦的。  

    遵义曙光照亮中国之路!

    艺术家在描绘历史的同时也置身于历史之中。